说起法医,很多人都会想到刑侦电影里的画面: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几名身着白大褂的法医拎着大箱子走进荒郊野岭,对一具不明身份的尸体进行勘查。是自杀还是他杀?凶手又是谁……

那么,法医的勘查箱里有哪些法宝呢?据说勺子除了舀汤居然还是法医的好帮手,法医在生活中还可以破解流浪猫死亡案。2021年1月12日,现代快报记者走进潘斗超法医工作室,了解法医在工作中发生的小故事。

潘斗超是南京市公安局栖霞分局的民警,身材瘦削。原以为长期和不说话的尸体接触,他会沉默寡言,然而同事们都说他相当健谈和幽默。

在公安一线余具,勘验各类人体损伤3.5万余人次,直接认定破案500余起,用无数铁证澄清事实,还原案情,先后侦破了80多起重特大案件。

“法医对细节非常重视。举个例子,一名受害人死亡后,经检验身上只有大腿内侧的一道伤,是主动脉破裂导致死亡,现场有一滩明显的血泊。但是经过法医仔细勘察,现场还有其他零散的血滴,这个血滴是受害人的么?通过血滴的走向、分布,我们判断出这是犯罪嫌疑人受伤留下的血,而不是受害者的血。因为主动脉破裂的出血量是非常大的,受害人大腿受伤后瞬间倒地,就无法行动了。”潘斗超告诉记者,后来经过DNA的检测,证实细小的血滴确实是嫌疑人的血液。

潘斗超表示,在面对一个案件时,不仅是法医,所有刑侦警察就像是在解一个复杂的数学题。解题的方程式有很多,每个警种有不同的方式。现在警种大融合,面对案件时大家共同去破,所以现在破案速度越来越快,效率增高。

法医的小箱子里都有啥法宝呢?潘斗超打开勘查箱向记者介绍道:“箱子里的工具都是根据法医平时工作需要挑选出来的,有的可能是其他专业的用具,甚至是生活中的用具。比如这个箱子里的,大多数是外科医生会使用的工具,比如止血钳、剪刀等,还有一些本来是生活中会用到的。”

说到这里,潘斗超拿起箱子里的一个长柄勺子问:“猜猜这个勺子是什么用处?”见记者们猜不出正确答案,潘斗超揭晓谜底:“这个勺子在平时可能是盛汤用,但在我们这里用处可不一样。在法医检验尸体时,如果死者是因为大失血死亡,那腹腔内可能有大量的血液。这个勺子容量为30毫升,如果一共在腹腔内舀出10勺,那么死者的出血量就是300毫升左右。”“因为腹腔内有很多脏器,用长柄勺子比较容易在不破坏脏器的情况下取出血液并测量出血量,这个勺子的巧妙用处也体现了我们业界前辈的智慧。”潘斗超补充道。

潘斗超又拿起一个撬棍样式的工具告诉记者,“这是开颅工具,因为脑组织比较容易被破坏,所以一般在用锯子锯到一定深度后就要更小心操作,要用这个小工具顺着骨缝把颅骨撬开”

是否每次解剖都需要打开颅骨呢?潘斗超说:“是的,我们解剖是要严格遵循国家颁发的标准,每次解剖都要将三腔打开,也就是死者的胸腔、腹腔和颅腔。颅腔要打开的话,就是要先打开颅骨。”

潘斗超拿起一个黄色的温度计进行解密:“这是测量尸温用的,大家可能会觉得尸体都是冰冷的没什么温度,但其实在实践中,尸体温度是必须要测量的。测量出尸体内部的温度后再结合环境温度,我们可以大致推断出死者的死亡时间。”

潘斗超家小区内有一只特别可爱的流浪猫,因为全身雪白,孩子们都叫它“大白”。一天,大白消失了,这让喜欢它的孩子们慌了,甚至还有孩子说在河边看到疑似大白的尸体。胆小的孩子们不敢靠近猫的尸体,同时又心存侥幸,猜测大白可能是出去找“女朋友”了,这个尸体一定不是大白的。

可大白到底去哪儿了?12岁的儿子小潘央求爸爸潘斗超去看看现场进行判断,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

潘斗超通过小猫尸体眉心的杂毛,判断出这是大白。现在是冬天,尸体周围有散落的毛,身上损伤不多。“我判断,大白是跟其他猫打架争夺领地,打伤后掉落水中,爬起来后没有体力,饥寒交迫,在岸边冻死了。”

“这个思维就是判断非正常死亡的过程。首先要确定死者是谁,他的身份,然后判断他是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通过大白的尸僵现象和角膜情况,判断出它大概的死亡时间为一天左右。再问小朋友们今天在河边玩的时候有没有看见大白,进行走访调查,确定死亡时间为大概24小时。同时根据散落的毛,判断出它有打斗行为。”

由于工作繁忙,潘斗超并没有大量时间去看影视作品。不过他喜欢看科幻小说,是个三体迷,也爱看诺兰的电影如《盗梦空间》等,反正烧脑的作品他都很喜欢。值得一提的是,几年前大火的电视剧《法医秦明》,主角原型秦明本人是潘斗超的学弟。潘斗超表示上学时候,秦明就是一个文艺青年,自己也抽空看了书和电视剧。

在父亲的日常熏陶下,儿子小潘对父亲非常崇拜,他在作文《我的偶像》中就写了潘斗超。小潘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医生,救死扶伤。潘斗超告诉记者:“儿子的这个理想一方面和疫情有关,另一方面和我也有关系,我本身就是学医的,后来成了警察。”

潘斗超表示自己平日里对政法新闻很感兴趣,比如去年浙江杭州的化粪池杀妻抛尸案件。“在破案之前,我就关注了相关的新闻,儿子当时也和我讨论过很多次。虽然不知道核心内容,但凭着作为刑警的直觉感,我的判断和最后通报的新闻事实一致。”

2017年4月,栖霞区一个河塘中发现了一具尸体,已经发黑发臭,浮于水面。潘斗超的同事李承承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往现场,由于尸体长时间在水中浸泡,已经高度腐败,颜面膨大,眼球外突,尸体膨大,雅博体育app呈现“巨人观”,并且气味恶臭,村民们都不愿靠近,而李承承一人将尸体拖上岸。

这样常人无法忍受的工作环境,对于法医来说都是常态。潘斗超表示,职业没有对他的生活造成影响。“我的职业比较特殊,面对的挑战也比较大,工作环境也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但是我觉得对我生活影响不大。可能对我考虑问题的思维方式影响很大。比如我喜欢刨根问底、执着,遇到生活上的问题喜欢逻辑推理,透过表象寻找事实。”

潘斗超表示,单纯从法医角度来看,社会大环境越来越安定,恶性案件越来越少,传统法医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少。“现在小型案件较多,我们需要考虑法医职业的发展方向,如果没有杀人等恶性事件的发生,法医如何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2020年江苏警方破获命案积案两百多起,大多数是过去的案件,一方面体现出无论时间过去多久,警方都责无旁贷找出事实真相给死者交代,另一方面体现出现在命案越来越少。我们法医、刑警的初心在哪里?起点在哪里?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