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错过一个亿。2003年夏天,醋醋花了一笔巨款,在上海街头打印店打回厚厚一沓A4纸。

当年醋醋在中国动画网做编辑,办公室就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内,80后人都记得,这里出过葫芦娃、阿凡提、邋遢大王历险记等经典动画片。因为工作的关系,醋醋认识这里好多导演编剧。

那会美影厂征集剧本题材,在醋醋心中,《流浪地球》就是最好的IP,但出了科幻圈晓得的人不多。为了照顾美影厂的老同志,醋醋特意用三号字打印下来,花的打印费足够买一套精装本《三体》。

2019年大年初一,《流浪地球》被搬上大荧幕,收入46亿多票房,中国历年总票房榜排名第3。

不能怪美影厂错过《流浪地球》,即使2006年刘慈欣写出《三体》这样的大作,其影视改编也很长一段时间无人问津,后来有人花10万白菜价买断,转手1.2亿卖出。

长期以来,从文学IP到影视IP,中间存在一个巨大的沟壑,哪怕文学IP已经影响了一大群人,甚至已经破圈了,要改编成影视往往也要靠某个导演编剧慧眼识珠,中途颇多曲折。

1月29日,由中国电影家协会指导,中国电影家协会编剧教育工作委员会、北京电影学院中国电影编剧研究院联合发布《2019-2020年度网络文学IP影视剧改编潜力评估报告》,首次借助大数据人工智能分析手段,全面客观展现网络文学IP影视剧改编潜力,有望填平这样的沟壑。

《报告》从4100万条用户评论大数据入手,通过人工智能分析,经逾20位行业专家学术研讨,最终从2590万本网络文学作品中,筛选出46个文学IP,其中《诡秘之主》《第一序列》《大国重工》《天梯》位列第一阶梯,具备很高的影视剧改编潜力。

千万级的数据量,近百万挑一的苛刻度,最大程度保证了IP的社会、艺术与商业等各种价值的统一,给编导们提供了一个极具参考价值的IP榜单。

金庸1955年开写《书剑恩仇录》火遍港岛,但直到1976年邵逸夫的TVB买断金庸小说影视改编权后,金庸小说才大规模走上荧屏,之间相隔21年。

以邵逸夫之精明,也是看到对手佳视改编金庸武侠剧大火后出手的,原本他并不看好金庸小说改编武侠剧。这一举措给TVB挣来了华人影视史上最牛的IP源,靠着改编金庸小说,TVB称霸香港影视20年。

1999年初,金庸小说在华人圈中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小说影视化也被证明大获成功,83版射雕更被视为经典,然而内地影视改编仍然迟迟尚未破冰。

当时张纪中来杭州住在西湖国宾馆,因为一场偶然的对话了解到金庸电视剧还有翻拍的机会,才找到金庸授权拍摄。2001年3月26日,《笑傲江湖》在中央电视台第八套频道首播,仅第一轮,就为央视赚了7500万元。

随后李亚鹏版《射雕英雄传》、黄晓明版《神雕侠侣》、胡军版《天龙八部》、黄圣依版《碧血剑》、黄晓明版《鹿鼎记》、邓超版《倚天屠龙记》、张嘉倪版《侠客行》……接踵而至,内地掀起金庸影视热。

金庸小说走上荧幕的历程,说明文学影视化的阻碍,并不完全在于文学价值不大,或者没有被认可,而是在于长期以来影视改编权在制片、导演、编剧等特定人群手中,无论是基于市场预测还是文化选择,更多是来自个人主观判断。

事实上,所有导演编剧都愿意把自己的作品影视化,或者偏向改编自己中意的小说,这种成就感愉悦感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但是,一个发达成熟行业的标准是术业有专攻,分工精细明确,不受个人喜好左右。

将小说语言转化为剧本语言的专家,是编剧;将剧本语言转化为影视语言的专家,是导演。

IP本意为知识产权,这不是一个新鲜概念,这些年IP作为一个专有名词流行,含义已超越了知识产权的直义,它意味着文化产业步入成熟阶段,走向精细分工。

首先以网文为代表的互联网时代创作模式,爆发式地涌现出海量作品,诞生了一个庞大的IP库,为导演编剧提供了丰富的选择,影视的原创IP更多是来自作者,而非导演编剧。它不光是影视改编,也是游戏、动漫等改编的源泉,改编IP同样也能反过来增加原创IP的价值。

于是IP在知识产权之外,又增加一层文化产业链的含义,IP是一个可以成长增值的生命体,它在成长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分工浇灌培育。

在这样的产业体系中,近些年来IP一路水涨船高。作者最早挣稿费,后来看版税,现在大赚IP授权费。

这是对创意,对人类创造性劳动的褒奖。在技术爆炸,人工智能有可能取代人类大多数劳动的今天,这种创造性劳动愈加珍贵。

2015年上海电影节期间,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对IP作出了迄今比较客观和科学的解释:IP是经过市场验证的可以承载人类情感的符号。

但是经过市场验证的文学IP,如何将其影视改编?光靠编导个人喜好不行,连金庸都是大火特火很久之后才进入影视圈。要改变这样的局面,同样需要专业的分工来干这件事,推动网文IP的影视改编更加提质增效,能更好更快地筛选IP、开发IP。

《2019-2020年度网络文学IP影视剧改编潜力评估报告》就是来填补这个分工空白的。

近些年来,影视改编的IP库大部分都来自网文。CNNIC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4.60亿,这也是影视剧观众的重要来源。

虽然早在2002年起点中文网成立之后,中国网文就开始蓬勃发展,但是直到2010年《美人心计》爆红之后才进入了一轮改编热潮。

之后《甄嬛传》、《步步惊心》、《倾世皇妃》多部网文改编剧霸占荧屏,掀起宫廷剧热潮。

2014年之后,《古剑奇谭》、《琅琊榜》、《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楚乔传》等架空古装仙侠剧陆续登上荧幕,开启另一大剧种。

这些网文影视改编,本质还是类型剧的反映,是编导们根据影视剧的市场规律,在网文中对标流行类型剧选择的结果,并非针对网文整个生态做IP价值调查的判断。

比如一个明显的特点,无论是宫廷剧还是仙侠剧,都有个共性,就是女频或者叫玛丽苏剧,帅哥都围着女主人公转,主角鲜花,其他都是绿叶。

毕竟电视的女性观众居多,这种影视改编保证了收视率的稳定性,但也会错过更好的网文IP,不利于将IP改编价值提升到更高的水准,突破圈层观众,引发大众热议。这一点在《2019-2020年度网络文学IP影视剧改编潜力评估报告》中得到了反映。

《报告》发布了“2018-2019年度网络文学IP改编影视剧用户评论满意度排名“,上榜IP共12个,前三名为:《庆余年》《天盛长歌》《陈情令》。

《庆余年》小说作者为猫腻,剧集由腾讯影业、新丽传媒承制,于2019年11月开播,豆瓣开分8.0,爱奇艺、腾讯视频双平台播放量累计过160亿次。

该剧一改网文IP改编剧的阴柔之风,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男频架空历史剧,且多角色出彩,改编极其成功,夺得此次网文IP改编剧榜单第一名。

网剧评论专家周蓉认为,《庆余年》的设定,让现代思想和古代制度碰撞这一主题成为故事的内核,使得小说内容,超越了一般男频打怪升级的模式;而剧集的改编,扩充了对配角的描写,既打造了人物群像,也让男频小说的整体人设更具真实感。”《庆余年》攻克了男频IP主流化、以及男频大IP不能出爆款的难题,是真正有着趋势意义的剧集。”

2007年猫腻在起点首发《庆余年》,2009年完结,累计获350万次用户推荐、60余万次打赏。作为一部具有一定内涵深度的现象级网络小说,《庆余年》在网文界影响很大,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搬上荧屏,还得怪它不够类型化。

起点中文网是阅文集团的网文平台,腾讯影业、新丽传媒对网文IP价值的理解与判断,来自对网文领域的长期深耕,因此可以打破类型化的限制,综合评估文学性、社会性多种价值来挑选网文IP。

《庆余年》的影视改编也很有启发意义,它既不是完全照搬原著,也不是披着原著的一层皮进行再创作,而是在深入理解原著思想与人物性格的基础上,进行了有益的补充创作,丰富了人物的群像,也进一步拓宽了原著的内涵,弱化了原作的“爽剧”属性。

影视改编帮助原著IP获得了更好的成长,就如顺着小树苗的长势,把它培育成一株大树,让观众不仅能够重获读者的熟悉感受,还能惊喜的发现当初的不足也能有所弥补。

《庆余年》电视剧赢得市场认可的同时,也推动了《庆余年》小说在完结 10 年后重新冲入起点畅销榜,不同内容类型交叉破圈,在受众数量和黏性上实现双赢。

对于《庆余年》为何能够取得改编满意度第一,《报告》进行了具体分析,认为对于多角色的成功塑造,是《庆余年》改编前后用户评论满意度评分提升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改变了网络文学本来多靠“一号主角”吸引用户的特点。

值得注意的是,改编满意度第三的《陈情令》,同样是腾讯系企鹅影视改编的,原著亦出自腾讯系网文平台晋江文学城,也是一部男(男)频网文剧。

将这些网文IP精选出来,需要对网文生态有长期深入的理解,对网文不熟的影视机构,又当如何选择?

《报告》从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入手,近百万挑一,筛出了一些网文IP,具备了前所未有的客观准确性,值得业界人士参考。

4100万条用户评论,2590万本尚未改编成影视的网络文学,这种数据量放在过去完全不敢想,用浩如烟海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全靠人力筛选出来46个网文IP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报告》应用了一种广泛成熟的NLP(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对用户发言内容做基本的正/负情绪判断,并将这种情绪与其相关的内容相联系,最终得出各项二级指标得分,并采用等权制获得最终评分;在结果分析上,报告从“评分”与“评论量”两个维度综合解读,评分可以判断用户对于指标的认可度;评论量则反映作品在哪些指标上更吸引用户,与“评分”互补,解决指标是不是“用户重点关注”的问题。

NLP技术是人工智能皇冠上的一颗明珠。此前的NLP技术运用词向量法,只能做一些简单的语言分析,比如扫描完整本《射雕英雄传》,提问“郭靖最爱的女人是谁?”它能给出“黄蓉”的答案。但是问“张无忌最爱的女人是谁?”它就犯难了。问“周芷若到底爱不爱张无忌?”就彻底抓狂了。

2018年10月,各种花里胡哨的词向量几乎在一夜之间,统统被扫进历史的垃圾桶,从预训练模型PTM分支演化而来,由谷歌AI团队发布的第三代NLP技术Bert闪亮登场。

你只要知道在SQuAD任务中,Bert有两个指标全面超越了人类,就知道它到底有多牛。SQuAD,就是语文课上死命折腾你的阅读理解,除了选择题,还有简答、填空等多种口味,你能搞定几样?

“这不是NLP的结束,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这可能是开始的结束。”有人借用丘吉尔的著名演说词来形容这一突破的意义。

Bert之所以能成功,部分原因在于它所依赖的神经网络在过去几年还没有如此强大的计算机处理能力。利用Google为神经网络搭建的计算机处理器,它能够在几天之内分析维基百科里的所有文章。

当然国内的人工智能也不赖,科大讯飞、腾讯、阿里巴巴等中国团队,也先后在SQuAD测试中轮番登顶。

《报告》应用这种最新的NLP技术,在浩如烟海的4100万条用户评论分析差评好评,甚至判断情绪程度的强弱,这样筛选出来的46个文学IP,是一份能够反映网文最新趋势、具备影视改编参考价值的榜单。

过去虽然我们也能通过评论量来判断一部文学作品的热度,但很可能恶评不少,导致一段时间骂得越凶就越火的畸形现象出现,现在好了,NLP技术把这些审丑作品统统打回原形。

我们来具体看这个榜单,其全称“2019-2020年度网络文学IP影视剧改编潜力预测”,共46个IP入榜,分为三个阶梯。

位列第一阶梯有4个网文IP:《诡秘之主》《第一序列》《大国重工》《天梯》。

《大国重工》《天梯》是两部现实题材网文,反映当前主流价值观,结合专家的评选,进入第一阶梯并不奇怪。当然这也反映网文作者已经遍布社会各个阶层,不光是只会写升级打怪的宅男,或者宫斗心计的腐女。之前阿耐的现实题材作品就很受欢迎,拍出了《大江大河》、《都挺好》等佳作。

《诡秘之主》能够在第一阶梯排在第一个,则代表了网文的最新趋势,人工智能判断得很准确。

这是一部西幻题材小说,掺杂了克苏鲁风格、类SCP元素、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风情和蒸汽朋克情怀。这种题材在中国相当小众,就算在欧美,能写的人也很少,但这不妨碍作者凭借超强的想象力与优秀的文学表达,让小说拥有1.6亿订阅量和478万总收藏量,打破各种订阅记录,甚至火出了国门。

因为人工翻译比较慢,国外一家网站lnmtl直接把诡秘之主用机器翻译到最新章节(紧跟中文更新进度),满足了急着想知道情节的网友的需求。

这有点像当年的《三体》,在一个不小的圈子里面已经相当火了,但就是因为题材冷门,要多年后才被所谓的主流社会知晓。《诡秘之主》2020年5月完更,按以前的规律,至少要七八年后才会破圈。

结果NLP技术让《诡秘之主》的影视改编潜力值一览无余,几分钟内就完成了好几年的认知普及。

排在第二的《第一序列》,是科幻题材,拥有7480万订阅量和250万总收藏量,成为首部原生评论破百万的网络文学作品。

虽然刘慈欣凭一己之力将中国科幻带上了世界高度,但科幻的大众普及率在中国还是方兴未艾。这份榜单能够让更多人知道,中国科幻并不是刘慈欣一个人在战斗。

另外两个阶梯,不光有仙侠、玄幻、古代言情、历史等常见的网文题材,科幻、现实这些相对更加难写的题材也有不少,反映网文作者的平均水准在上升,读者的阅读口味也在提高。《诡秘之主》《第一序列》能排前面并非偶然,而是有一个坚实的基础,这些都被《报告》捕获显示出来。

因为技术的进步——它可能比常年研究网文的机构或个人更懂网文,网文最新潮流趋势,终于与影视界认知保持了同步。

根据《报告》,醋醋预测未来几年,中国的网文IP改编影视剧会出现百花齐放的局面,不会像过去一样一窝蜂扎堆,局限在几个有限的类型剧中。

很多刚一完结的价值网文IP,会迅速进入影视机构的选择列表中,大大加快网文IP的影视化进程。针对全流程IP培育的影视改编手法,也会在影视机构中得到贯彻。两者加上动漫、游戏等其他形式的叠加效应,会让IP不断壮大成长,进而提升整个中国的文化软实力。

当年金庸老先生把《笑傲江湖》影视改编权一元钱卖给央视,只有一个要求——尊重原著。

这其实就是要求尊重原创IP的创造性劳动,编剧导演不要自作主张,按照自己的理解改编,虽然偶尔出来佳作,但大多数情况都是改得一塌糊涂,这是被反复验证过的教训。

IP产业链的形成,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这种个人改编的破坏性。而在人工智能的火眼金睛下,个人选择的傲慢与偏见,也会得到遏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