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得厉害时才舍得吃药

0

住在南京王府园社区西一新村36号的居民,每天都能听到一个女子痛苦的叫声,但大家并不讨厌她,反而还很同情。“朱亚萍一家三口人个个有病,数她最重,疼得死去活来,却没钱治疗。”居民们说。

开门的是朱亚萍的丈夫金财喜,他面色蜡黄,身材瘦弱。朱亚萍睡在西边一间的单人床上,蜷缩在薄薄的被子下不停地叫喊。金财喜蹲在床头,呆呆地看着她,偶尔用手抚摸妻子的头发,说一句安慰的线岁了,他们原来都有工作,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十多年前金财喜发病,先切除了胰腺,后切除了胆囊,最终病情还在加重,于6年前又切除了五分之四的胃。没过两年,他的女儿遭遇车祸,留下残疾。朱亚萍的腰椎原来就有问题,以前医生误诊了,后来确诊为颈椎骨质增生,她的腰部以上及双上肢活动困难,脖子僵硬,手指弯曲。“她的骨刺都是带钩的,时刻触痛神经。”金财喜说,朱亚萍疼痛起来,简直要命。吃一般的药没用,好的他们买不起,只能这样忍受着。她白天黑夜喊叫,实在受不了时,床边的东西摸过来就摔,所以现在她的床周围什么也没有。每次妻子喊疼,金财喜也撕心裂肺。

王府园社区的谢书记说,这一家三口都不能工作,生活全靠580元低保金。医院给朱亚萍开的药中,有一种每盒80元钱的,效果不错。但一盒只能吃3天,还必须连续服用,他们买不起。只能在疼得厉害时吃,平时就吃去痛片,但不管用。金财喜有时走投无路,就到街道或社区求助,符合政策的要求,他们按政策办,不符合政策的要求,他们尽量想法办,有的工作人员甚至自掏腰包给朱亚萍买点药。社区的邻居们对金家也很照顾,张家今天给点米,李家明天给点菜,有个叫张小弟的邻居更是长期给这给那的。大家都希望她早点摆脱病魔,生活有所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