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6月起,国家网信办开展了为期2个月的清朗行动,对娱乐圈和饭圈进行整治。

自己联系律师出保释金也就算了,但要拿爷爷的低保来救一个非亲非故的强奸犯,未免太过分了吧?

大部分明星都遭遇过被粉丝追车、跟机、酒店蹲点,但更有甚者,竟公然在违法边缘徘徊。

2016年,王嘉尔在去机场的路上,被疯狂的粉丝追车,导致两车追尾相撞,王嘉尔的腰部也因此受伤。

2017年,歌手杨坤的一位私生粉为了接近偶像,搬到了他家楼上。此后三个月的时间里,她每天贴着杨坤家门说话,不间断地往里面塞照片,还趁他不在家时试图撬门。

而就在今年,还有粉丝为了追男团成员,在飞机落地滑行时,不听机组人员的劝阻,公然在机舱上奔跑,从后舱闯至男团所在的前舱。

同时,还有不少人在飞机尚未停稳时就站起来,高举手机涌向过道,只为了拍到一张明星的照片。

近几年,粉丝机闹事件也屡禁不止。据统计,仅在首都国际机场3号航站楼,2017年至2018年上半年,有记录的粉丝警情就有27起。

冲上舞台公然扑倒偶像、在车上装定位器,偷偶像用过的口罩,睡偶像睡过的酒店床铺,半夜敲偶像的酒店房门……

北京互联网法院的数据显示,2019年发生了30多起涉及演艺工作公众人物名誉权的侵权案件,被告70%是30岁及以下的青少年,被控侵权行为包括使用侮辱性语言、捏造事实等。

互联网骂战,已经成为了饭圈的常态。而喷得最积极,骂人最厉害的粉丝,还被冠以“战斗粉”的名号。

对此,中纪委刊文的评论一针见血:他们陷入对偶像的偏执中,眼中只有非此即彼的单一价值观念,有强烈的排他性。

就在今年8月,赵丽颖粉丝因不满她和王一博二搭,在网上通过各种方式公开抵制。

而王一博粉丝也随即下场回怼,双方掀起一场空前骂战,各种不堪入目的辱骂和诽谤不绝于耳。

事态愈演愈烈,直到微博下场发布公告:清理违规内容,禁言部分粉丝账号,禁言明星工作室。这场闹剧才得以收尾。

因为喜欢同一个人而聚集在一起的人,却在追逐偶像的过程中变得戾气十足,诋毁、谩骂张口就来,令人扼腕。

在这样的心态下,节目组恶意剪辑、营销号挑拨生事、品牌方踩一捧一……种种行径,无一不是在刻意制造对立,挑起粉丝矛盾,从而为自身增加话题度。

过去是明星越火,被魅力折服的粉丝就越多;现在是粉丝花的钱越多,明星得到的资源就越多,也就越火。

粉丝在明星身上砸的钱,会直接转化为明星的商业价值,从而影响他们的资源好坏。

换句话说,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只要长得好看,就能得到粉丝的喜爱,就有机会成为流量明星。

例如,近年来选秀节目大火,集资现象也愈发严重,但与此同时,大粉集资后“喜提海景房”、卷钱跑路的情况也屡屡发生。

“不买专辑,你凭什么做他的粉丝?”“别用学生当挡箭牌,难道你一两百块拿不出来吗?”“少喝一杯奶茶,就能多交十几块钱,十几块钱也是钱。”

今年8月,某明星工作室的一套生日周边引起热议,其中,1张海报119元,4张海报合计520元。

她们省吃俭用攒下的钱,都被用来重复购买电子杂志、数字专辑、高价代言和周边……

凭着极强的组织性和行动力,各明星后援会在疫情发生后,迅速集结并捐献大量物资,为湖北抗击疫情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也得到了各官方机构的一致好评。

2019年,面对香港废青的暴力犯罪行为,许多艺人发声支持香港警察,却遭到示威者网暴。

为此,同年8月14日,饭圈女孩统一战线,联合出征各大海外社交平台,向发表示威言论的人“开战”。

平时令人厌烦的控评文案,被改成了对祖国的创意“彩虹屁”,迅速占领了外网评论区制高点,吸睛无比。

当晚,控评组、美工组、文案组、反黑组齐上阵,“饭圈女孩爆笑怼香港愤青”、“守护全世界最好的阿中”、“球圈top阿中哥” 等话题迅速登上热搜,引爆热点。

所以,饭圈并非生来就是“恶臭”的代名词,饭圈女孩也并非全是无脑舔颜的低龄少女。

正如中纪委在刊文中提到的:整顿饭圈并不是整顿粉丝,而是整治畸形“饭圈文化”对青少年价值观产生的负面影响。

追星应当是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人,而不是让我们成为一个充满戾气、冲动消费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