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楚晚宁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与墨燃归隐南屏山才两年,而之前的两辈子,那千万个岁月,他过得太难太难。吃惯了苦的人,陡然尝到甜,其实并不那么安定,也不那么习惯。

楚晚宁站在青竹柴扉前,披了一件单衣,抱着狗头望了一会儿,不见墨燃身影。晚间露重,他卷着手,低低咳嗽数声,皱起眉头,狗头仰起脑袋来吧嗒吧嗒舔着他的侧脸,发出“呜呜”的讨好声音。

竹条编织成的宝塔灯笼糊着绢纸,在院门檐角下轻摇飘摆,明黄色烛光洒在楚晚宁修匀雅致的面容上,在他眉眼肩头都落了一袭晶莹的浮光,令他看上去敛了锋芒,比平素温柔得多。狗头拿脑袋去顶他的袍角,又绕着他汪汪直叫。

楚晚宁于是又把它举起来,鼻尖点着它湿润微凉的小黑鼻子:“好,那你就继续和我等吧。”

但狗头又不依不饶,楚晚宁和它沟通没那么自如,不知为何墨燃每次和狗头总能很快地理解对方的意思,他就要慢好多。

楚晚宁见它摇头摆尾的模样,不由地想到了白日时,墨燃临走前跟自己说过的话——早点休息,不用管他。

“……夜不归宿,当真是翅膀硬了。”楚晚宁叹了一句,神情多少有些不悦。他见狗头恳求地殷切,于是最后回望了上山的小径一眼,合手掩上了院门,抱起狗头回了屋内。

楚晚宁给墨燃留了一盏灯,憧憧光影摇曳里,他闭着眼睛蜷在床上,模糊着就开始做梦——别看他平日里从容平淡的模样,其实他这具承载了两世魂灵与记忆的躯体,到底是不安的。

一会儿是梦见了巫山殿里,踏仙君被薛蒙刺杀后苍白的脸,在殿外雷霆暴雨的映衬中显得如鬼魅般阴沉。

一会儿又梦到天音阁外,墨燃长跪于地,鲜血不断地从胸口涌出,哽咽着问他,说,师尊,我是不是已经还清了,我是不是已经干净了。

可墨燃说完这句话,就慢慢地没有了心跳,留给他的,只是一夜的凄楚与绝望。他怎么也忘不了当时的那种无法言喻的感受,每次梦到这里,他都会因自己揪心的痛而惊醒,他甚至会无法辨认岁月几何,他会忍不住靠过去,反复确认身边睡着的人是有呼吸有心跳的,那种剧痛才会逐渐地褪去。

却后半夜都不再睡得安稳,时不时就想要睁开眼睛,再看一看墨燃的脸,看着青年如今安宁的睡颜。

那一天是踏仙君人格,这个于空寂巫山殿孤独徘徊了许多年的人,只一眼就明白了楚晚宁究竟在为什么而难受,为什么而夜不安眠。于是踏仙君什么也没说,张开臂膀,将他紧紧抱在怀里。

但踏仙君能感到自己的亵衣衣襟湿润了,有温热的泪浸在了他的心口。明明不是什么滚烫的东西,却让他整颗心都热得厉害,战栗得厉害。

他就这么笨拙地拍着楚晚宁的肩背,嘴唇磨蹭着他的发顶,耳廓,最后低下来,噙住那微凉的嘴唇。

接吻间,他模糊地对他这样喃喃,他感到了掌中那从来狠倔之人明显的颤抖,于是在也按捺不住,就着之前温柔的残韵,再一次与他共赴沉沦。

而那之后的每一天,无论是何种神识,墨燃都是拥着楚晚宁入睡的,每一次睡前,都会说一遍,我会一直爱你。

两年来,无论墨燃因为什么原因单独出门,他总会在天黑前赶回来,因为他知道楚晚宁虽不说,但却不爱南屏山夜晚的清冷,他的恩公哥哥需要他的相伴。像今晚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楚晚宁沉稳好面子,不会去盘问这个盘问那个,但他嘴上不问,脸上要强,却不意味着他心里会好受。

他梦到自己无论怎么唤墨燃,墨燃都不醒,天音阁于他爱人胸膛留下的伤疤是那么狰狞而又触目惊心,他守着他,哽咽着……

而在这冰凉的梦境中,却好像有谁忽然握住了他的手,捉来凑在唇边温柔地亲吻着。

楚晚宁感到睫毛湿润,梦醒之间,他低低地叹了口气,心中微定,待要再睡,却忽然发觉自己靠在一个熟悉的温暖胸怀里。

他一惊,模糊的那一点睡意都没了,湿漉漉的睫帘子蓦地抬起,凤眸正对上一双紫黑色的眼睛。

墨燃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身上带着些夜深露重的微凉,躺在他身边。为了不打扰他,墨燃也没紧抱着他睡,只小心握了他的手,贴近他。

楚晚宁还当他要道歉,岂料踏仙君用力搂了他一下:“吵醒了正好,就干脆让本座好好抱一抱。”

踏仙君知道自己今日剩下的时候不多了,平日里他是一定要和楚晚宁嘴上斗一斗讨讨骂的,但这次,他一拥之后,单刀直入,俯身贴着楚晚宁的耳廓,低沉笑道:“滚什么,本座给你准备了惊喜,只怕你看了要疼我还来不及。”

楚晚宁本就噩梦初醒,起床气重,此刻又被他热烘烘沉甸甸的身子压得难受,不由剑眉抬起,凤眸犹带着梦里的湿润与伤心,却是含着困意与怒意的:“大晚上不睡觉?”

踏仙君挑起他的下巴,细细摩挲着,目光从他的眉眼一直徘徊到他微微启合的嘴唇。

怀里这人明明瞧来有些凶,还有这样那样的不完美,可两辈子了,每次一看他还在身边,就觉得心好烫,暗中欢喜得紧。从前他死活不承认,但他内心深处其实一直都知道,就只有这个人,可以令他瞬间情如燎原火,意若绕指柔。

如今更是觉得世间美人虽多如云霞,可所有云霞拢到一起,也皆不及他的晚宁半寸光彩。凶他也好看,生气也好看,都好看。

踏仙君于是笑道:“大半夜不睡觉还是有许多事可做的,本座不是都教过了你?”

“逗你玩的。”一吻之后,踏仙君亲昵地蹭了蹭他的鼻尖,“本座的时间快到啦,今日你欠本座的,三日后再问你讨回来。”

“今夜本座想说的只有……”踏仙君顿了一下,笑了,脸颊侧酒窝深深,三分邪气七分怜爱:

墨燃瞳眸中仍有踏仙君的骄傲,可未及说些什么,又已然换作了墨宗师的温柔。墨宗师缓了一下神,多少适应了随缘分享给他的昨日记忆,只觉得七零八落莫名其妙,一时也不知踏仙君状态下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但见眼前人是心上人,墨燃微怔过后,心中欢喜无限,于是抵着楚晚宁的额头,小声道:“晚宁。”

他本来是打算明天白天再修整一番,然后领着楚晚宁进心想事成盒的。可他没有想到自己切换回来时,楚晚宁还没睡着,也没想到自己会自然而然就迫不及待地说了这句话。

明明是活了两世的人了,真的假的成了两次婚,前世日夜缠绵八载,今生相伴也已两年,但他这时候就像是个冒冒失失的毛头小伙子,初次向心爱之人献宝表明心意似的,有些急不可耐,甚至指尖盗汗,微微颤抖。

他迷惑散去后,心中又是好笑,又是愧疚,忍不住抬手捧了墨燃的脸,满心柔软。

墨燃说,领着楚晚宁去了他们的院中,狗头睡得酣,脸埋在爪子下没有被吵醒。墨燃潜身进了草丛,打算挖出之前自己藏在这里的心想事成盒。

墨燃花了好半天,闭目竭力回想自己身为踏仙君时发生的事情。想了好一会儿,总算是勾起了一些记忆碎片——

墨燃抱头:“我……我我好像在昨天干了些非常荒唐无稽的事情……”他说着在屋内七翻八找,最后总算从自己的乾坤囊里找到了心想事成盒。

墨燃喉头攒动,想要把楚晚宁留在外面,自己先进去看看。但无奈话已经说出口了,这会儿再丢下师尊独自入盒更是不妥,只得在心中祈愿自己昨天没有将盒子闹得天翻地覆。他硬着头皮道:999小说首发l

墨燃与楚晚宁进到心想事成盒里的时候,两人都被眼前的情形震惊了。尤其是墨燃,前天他临走时,盒子里还是挺正常的一方天地,但此刻,他的屋子被重新翻建修葺,多了许多金光闪闪贵气逼人的饰物。

除此之外,天空飞花,云雾缥缈,麦浪滚滚,星云布空……原本挺有意境挺有留白的山水田园,硬生生就被填满了色彩,教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更要命的是,小院的花田中竖起了五个木头架子,分别绑着姜曦、梅含雪、薛蒙、贪狼、璇玑,像五个稻草人似的扎在田野里。

楚晚宁看着那五个祭品似的人,有些僵住:“……这就是……你要给我的……礼物?”

墨燃大惊,转头偷看楚晚宁脸色,看完之后更是心如鼓擂,连忙道:“师尊,不、不是你看到的这样!这不是我干的!”

糕霸天晃着自己明蓝色灯火摇曳的小尾巴,哒哒哒地走出来,仰着脑袋,闪着星星眼,伸出两只小爪爪朝着楚晚宁跑过去:“神、神木仙君君君君!!”

然而还没抱到楚晚宁,就被墨燃双手绕在咯吱窝处举了起来。墨燃简直都快崩溃了,用力摇晃着它:“糕霸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咦?”糕霸天没有反应过来墨燃的人格已经又一次进行了切换,万分茫然道,“则、则不四你自己抓来的艾斯艾斯啊级别人族吗?来兑换田园山水滴!”

他这边无言以对着,木架上绑着的薛蒙已经气疯了,大声嚷道:“墨燃!你这个狗!你到底干什么!你快放我下来!”

糕霸天扭头眨巴小眼,看了薛蒙他们一会儿,和墨燃解释道:“这是您一个时辰前干的事情,您一共抓了五个艾斯艾斯啊,生怕他们在里面捣乱,所以您就干脆在捉捕结束后把他们全都绑起来了。”

所有人都获得释放后,薛蒙揉着被绑得红通通的手腕,极是委屈又极是莫名其妙地:“墨燃!你你你,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名堂?!”

“就是。”贪狼长老也没好气,“你为何要把我们抓到这盒子里来?”说罢瞥了一眼年糕精,“这块豆腐又是个什么鬼东西?”

姜曦则面目阴沉得厉害,他整顿着自己昂贵精致的袍袖,将褶皱一一抚平,而后抬起眼来,森森然道:“二位最好给姜某一个解释。”

他眯起杏眼,不客气道:“墨宗师,你知不知道,我今日与火凰阁有一笔生意要谈?”

薛蒙也是恼羞成怒:“你不是说要给我一个惊喜?我还以为是……是……”是送我的生辰贺礼——这话是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再说出口了,甚至回想起来还极为尴尬。

墨燃被一群人围着兴师问罪,渐渐地就有些招架不住,只得一个劲地道歉。但这些人本身与他们关系并不差,只是被惹的莫名其妙想讨个说法,说法讨不到,自然是无休无止。墨燃正不知如何是好,忽听得身旁楚晚宁道:

说完又转头望向姜曦:“喂!你、你那九千万金叶子可不能赖在我师尊头上,我、我师尊没钱的……”

天下第一富豪瞧上去似乎是对薛蒙的话置若罔闻,盯着墨燃看了一会儿,锐利的视线又转到了楚晚宁身上。

他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见墨燃拦在了楚晚宁前面,急着道:“姜尊主,我会想办法弥补的。还请您今日,先、先莫要为难我师尊。因为……因为……”

墨燃踌躇着,声音渐渐轻了下去,最后小声道:“因为今天……今天……其实是我师尊生辰……”

“他从来都没有好好过哪怕一次生辰,所以……姜尊主的损失,我一定会想法子弥补,亲去火凰阁道歉什么的,都可以。”

青年挡在他和姜曦之间,几乎是可怜巴巴地:“只求今晚,请姜尊主海涵,可以吗?”

这个原因可把此间的众人都惊住了。薛蒙尤其惊得面若金纸,磕磕巴巴嘴唇开合半天,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楚晚宁也没料到墨燃竟会把此事说出来,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还是与楚晚宁不太对盘的贪狼打破了静默,贪狼闻言,双手抱胸道:“玉衡,不是,你过生日,你派你徒儿把我们都抓来做什么?”

“不、不似啦!”糕霸天解释道,小爪爪指了指墨燃,“他抓、抓你们,四、四因为你们四艾斯艾斯啊级别的人族,可以换很好很好的法器,来装装装点则里的田园山居!”

梅含雪摸着下巴,反应过来了:“……难怪每进来一个人,这里的效果就会多加一重。原来竟是因为这个。”

唯有姜曦觉得匪夷所思,怒而拂袖:“……谈情说爱当真有病!”又盯着墨燃,毫不客气地下了诊断,“墨宗师你病入膏肓,恐已回天乏术无药可救!”

姜曦简直受不了,转头负手,气闷地静了一会儿,余光瞥见薛蒙正眼巴巴地望着楚晚宁,似乎正在难堪于自己身为弟子居然差点错过了师尊生日,而且还正为不能给楚晚宁备礼而自责不已。

姜曦心中老大不耐烦,只觉得薛蒙当真是丢人极了,但他又不好发作,也拿薛蒙没辙,沉默片刻,最终怫然道:“算了算了。不过九千万金叶子而已。”

闹闹嚷嚷间,总算把这场荒唐闹剧的始末都解释了清楚,而楚晚宁的生辰终究也是被这几位所知晓。虽然最终他们都表示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也不会告诉旁人北斗仙尊的生辰日是何时,但既然今朝已经相聚,自然也就留下庆贺了。

糕霸天见众人气氛融洽,觉得自己完成了年糕村里的委任,高高兴兴地挪过去,也想凑个热闹。却不料薛蒙回头,盯着它:

一人一妖同时把话说出口,糕霸天一僵,小脚丫迅速后退两步,顿了片刻,掉头就跑:“薛蒙不四人啊!!救命呀!!修士次妖怪啦!!嗷嗷嗷啊啊啊!!”

这寂夜里,心想事成盒中聚了不多不少几个故人,论亲密,倒也不全是与楚晚宁亲密的故交,但就像璇玑说的,这大抵是一种缘分。

既然如此,来都来了,大伙儿这样一闹,也都并无倦意,干脆在这片逍遥山居中煮起了宵夜,燃起了烟火,热热闹闹地围坐一桌,月下小酌。

金池捞起鱼鲜,稻风吹散晚烟,粟米如珠洗净,上锅焖煮。清甜的饭食香味于田埂间飘远,墨燃下了厨房,锅镬旺火烧热,炝溜爆炒极为利落,掂锅时灶头底下的火光倏地腾起,映亮他英挺的面容。

他回头,见外面晚宁正与薛蒙聊天,璇玑和贪狼在帮忙采摘妖族鲜果,姜曦在田间散步等着吃饭,梅含雪则正逗弄着花朵间弹琴的小妖,教它们昆仑的曲调。

虽然他极想独占楚晚宁的一切,但他的师尊那么好,他又想令他多得到几声祝愿,三两陪伴。昨日的自己也算阴错阳差,遂了他的这个心愿。

心想事成盒内,桃花流水鳜鱼肥,墨燃修匀的手指将白嫩丰腴的嫩笋搁在案头,细切为丝,和蕨菜一起过热汤小煮,正耐心处理着新鲜的鱼虾,身后竹帘一起一落,楚晚宁进来了。

楚晚宁就去厨房的角落,去取那一堆放在竹篾小箩筐里的鲜甜果实。走到那里时,却忽然发现此处还摆了一只瓷坛子,上面贴着张封条,不尴不尬不大不小地写着一笔“生辰喜乐”。

“是我在另一个人格下琢磨出来的菜式,做起来颇废些功夫,要先拿食盐腌制鹅肉,再用荷叶包裹入釜清蒸,而后泉水较冷,放入井水冰镇。冰完后再封入坛中,以梨花白醉酿。”他说着,把坛子里的鹅肉取出,端的是酒香扑鼻,清凉怡醉。

“看样子是一进了心想事成盒,就已经准备上了。”墨燃掂量了一下鹅肉的腌制程度,笑道,“倒也没全做坏事。”

说着将那脂腻丰腴的鹅肉放在银杏砧板上,指尖点着那饱满鹅脯,嚓嚓几刀薄切,片下了肉来,只见得那浸润了梨花白又被盐腌过的肥鹅色泽宛若胭脂,肉质丰嫩。

墨燃想了想,对楚晚宁道:“师尊再去酱料小柜里瞧瞧,应当还有一只酱汁小罐。”

楚晚宁去了,果然找到了个黄釉瓦罐,上头也贴着封条,仍是不尴不尬别别扭扭地写了五个字:

他把罐子递给墨燃,看着他用小竹舀勺舀出了一斛踏仙君昨日悉心调好的凉菜酱汁,仔细淋在了装好盘的胭脂鹅肉上,酱汁顺着鹅肉的纹理洇开,与酒酿碰撞之下,更是激出浓烈的奇香。

他这一说,楚晚宁倒是想起来了,确实是不久前,踏仙君兴致勃勃地拍着脑袋下厨,烹了一桌子佳肴。但他感到暑热烦腻,并没有吃多少。踏仙君虽然最后也没说什么,可回想起来,当天他确实有些失落模样。

“我大抵是觉得,连自己喜欢的人的口味都照顾不好,伤心啦。”墨燃笑着回头,袖子挽在肘边,“所以日思夜想,又去外头的酒楼偷师,最后想出这样一道菜来。”

他看了看那盘胭脂梨花酿鹅脯,带着些献宝般的忐忑,又带着些邀功般的期待,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把昨日的墨燃留下的两张字条都收好,端起这一盘皮脂晶莹肉鲜酱浓的胭脂鹅,往厨房门厅走去。在把菜端出去之前,他回头对立在灶台边的那个英俊青年说:“……谢谢你,墨燃。”

从前我有师尊,但那时的庆贺并不是真心的,从前你有阿娘,但日子太清苦,甚至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

如今,这些都过去了,我也会永远记着你降生的日子--那一年的那一天,我还在禅院里,尚不知何为红尘,也不知世上已有了将与我相守一生的人。

筵席开了,不算丰奢,但墨燃的手艺却是旁人极难得能尝到的。他原本就擅烹调,这一桌又是为了楚晚宁的生辰宴做的,自然是鲜美异常,连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姜曦都微微睁大了杏眼,隔着酒桌有些诧异的望了墨燃一眼。

看上去姜曦很想问墨燃愿不愿意跟他回孤月夜做厨子,伴随着一个吓死人的薪酬价格。

不过姜曦是个聪明人,看了一眼墨燃望着楚晚宁的样子,就把这句邀约咽了回去。他有点恶心,心道自己有生之年必要炼出一种可以彻底断绝世人情根的药。

谈情说爱实在太有病了,瞧墨燃这一病例就知道,好好一个掌勺厨子,光明前程全给情爱耽误了。

宴至酣处,薛蒙忽然瞥见山野田间闪动着一些白乎乎的小影子,他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定睛细看,不由“啊”了出声——

那些小妖跑得非常快,躲在草丛田埂山石间偷看,进行着它们饶有兴致的“人族观察”,却也不愿意让他们看清自己的容貌,只晃着尾巴上的小蓝灯,发出轻微的吱吱嘎嘎声。只有最靓的崽崽糕霸天,它叉腰站在薛蒙绝对轻易抓不到的大树上,将草野之间的妖语译成人言。

梅含雪笑起来,拉住还要和糕霸天叫板的薛蒙:“你不懂,练官话真的不容易,别笑它了。挺可爱一只小年糕。”

热闹之间,对面山头有年糕精怪点燃了妖族的烟花,绚丽的花火在夜色之间炸开,于漫天星斗中,真的散作了五彩缤纷的繁花吹落漫山遍野。

梅含雪想跟着祝愿,被薛蒙一把拽到后头去,抢着道:“我先来我先来!师尊!祝您福寿安康,平安喜乐,要、要常来死生之巅看我!”

众人一一都道了祝福,楚晚宁反而有些尴尬了,他实在是不习惯——不,应当说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祝福。

墨燃在这时,于桌下悄悄握住了他因紧张而微有些汗湿的手,墨燃心中暗笑,师尊果然是面上很淡然镇定,其实指尖都些微得有些颤抖。

他紧扣住楚晚宁的手,与之十指交扣,把温柔都在这相握中交付,慢慢地抚平了楚晚宁的不安。

墨燃望着他,在风吹麦浪里,在繁星夜幕下,在飘飞的花雨与壮丽的烟火中,郑重其事地说道:“晚宁。”

火树银花的辉煌里,墨燃的眼睛亮亮的,又有些湿润。他的脸上有墨宗师的诚挚,踏仙君的偏执,还有最初那个站在通天塔前的小少年的温良乖顺。

他们走了两辈子,终于走到了这一片田园仙居,枕水江南里。南屏有禅音,暮晚寺钟声,两世相渡,他们的劫已历尽了,缘却还深深纠缠,缱绻难分。

他们或许不是人间最好的人,最美的人,最富的人,最了不起最有权势心胸最宽阔的人,但对于墨燃而言,楚晚宁就是谁也及不上的。

对楚晚宁而言也一样。无论是墨燃的那一片碎片,何种性格,哪样人生,都不用争。那都是与他共同历尽了两世浮沉的灵魂,是为了保护他而伤痕累累支离破碎的爱人,他永远都会深爱他,照亮他,疼他,宠他。

本站小说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墨燃楚晚宁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伏天氏让更多读者欣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