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在1932年4月,任红4军第11师政委时在漳州战役中曾缴获了两架飞机,红军官兵们高兴极了。当时缴获飞机还是稀罕玩意儿,红军官兵闻讯纷纷赶来观看,连第二天到达漳州的也不例外,和还特地跟飞机合影。

看到这架飞机外观基本完好,红军决定修复为己所用。找来了曾在苏联上过航校的冯达飞当飞行员。找到当时在漳州的漳龙汽车公司工人张国材、陈文川等被请来参加修复飞机的工作。当时被红军击伤的那架飞机稍微检修还能使用,另一架确实存在故障,无法使用了。

它很快就开始执行任务,恰逢“五一”,正赶上红军在漳州召开大会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冯达飞根据命令,趁着试飞之际,驾驶着飞机在会场上空抛散传单,这架飞机也被命名为“马克思”号。

红一军团政委当时提出:“要把飞机开到瑞金去,建立起我们自己的飞行队伍。”消息传到瑞金,苏区瑞金3000军民在瑞金叶坪的沙子岗奋战了6天,修建了平整开阔的飞机场,等待着飞机的降临。

当时正好要回瑞金汇报战况,就坐着冯如飞驾驶的“马克思”号返程。这件事,杨成武晚年时还提起。他知道是坐飞机回瑞金的,很担心地问自己的老上级:“怎么冒冒失失的,也不知道那个飞行员技术可靠不可靠,就飞回去了?”

乘坐“马克思”号返回瑞金时就是在瑞金沙子岗机场降落的。这架飞机后来还在长汀公园展出过。

由于缺少汽油以及更换的零部件 , 这架“马克思”号飞机在执行了一段时间任务后终于寿终正寝,为了避免它落入军手中,红军不得不将其销毁。但作为红军中少见的高技术武器,“马克思”号短暂的生涯,亦堪称传奇了。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代总参谋长杨成武,1991 年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红军攻打漳州的经过,他提到在打下漳州之后,红军一军团政委是乘飞机从漳州飞回中央苏区首府瑞金汇报战况的。当时杨成武还对他说:“你怎么冒冒失失的,也不知道那个飞行员技术可靠不可靠就飞回去了 ?”

《回忆录》中提到,在漳州缴获两架的飞机,我和还在飞机前面照了一张照片,这两架飞机都是小型侦察机,一架缴获时就不能开,一架能开,由一位朝鲜同志把它开回瑞金。

《瑞金县志》记载,1932年5月,县苏维埃政府动员壬田、云集、黄柏、九堡、武阳、桃黄、下肖、黄安、城郊等区群众3000多人在沙子岗修筑飞机场。

网上记载这架红军中的“马克思”号飞机是一架德 · 哈维兰 DH-60“蛾”式教练 / 轰炸机,另一说法是阿弗罗616“飞鸟”式飞机,通过对比起落架,应该是阿弗罗616“飞鸟”式飞机 。

英国阿弗罗616型 PS:红军第一架飞机是“列宁号”(在鄂豫皖苏区),这个中央苏区第一架“马克思号”是红军的第二架飞机。

🔺这个网上配图为“马克思”号,但飞机型号是科赛式03U型(“列宁号”升级版),应该是缴获的另一架无法飞行的

挖掘、整合红色文化资源、开展红色文化宣传展示、教育、教育、推广;红色文化传承策划交流、深入挖掘、搜集、整合红色文化资源,积极开展形式多样、丰富多彩的以教育和旅游培训、编辑出版有关红色文化报刊、书籍及影视作品,为有特殊困难及需要的老区人民服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