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讲好红色故事、传承红色精神,再现龚昌荣烈士的传奇英雄事迹,由江门市委组织部策划制作的党史文献纪录片《信仰铸英魂》,9月20日上午9:50分将在凤凰卫视中文台首播。

龚昌荣(1903-1935),曾化名邝惠安、邝福安,新会县水南乡龙环里(现属蓬江区水南龙环里)人,原姓李。少时因生活所迫,父母将他送给旅美华侨龚定宽(龚福利)做养子,改姓龚。后龚福利回国在水南乡龙环里建屋定居,故随养父生活。1921年中学毕业后,龚昌荣与同乡张美香结婚。张美香(1903-1951),水南乡张家庄(现属蓬江区水南凤翔里)人。

1925年新会水南乡成立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龚昌荣参加农动。同年6月,省港大罢工爆发后,龚昌荣前往广州参加洋务工会,加入省港罢工委员会纠察队,同时加入中国。11月,任纠察队模范中队指导员。

1926年10月底,纠察队改编,任缉私卫商团某连政训员。这段时间里,他有更多的机会学习军事知识和技能,尤其是练习射击,为他后来成为百发百中的神枪手、武装反抗反动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27年参加广州起义,任工人赤卫队敢死队连长。起义失败后,随军撤至海陆丰地区坚持武装斗争,担任工农红军第四师连长。

1930年7月奉命前往香港(当时中共广东省委所在地),担任“打狗队”队长,专门对付反动派安置在港的密探、特务和叛徒,先后秘密处决叛徒游体仁和香港政府侦缉队长谢安。香港当局震动,到处张贴通缉令,派出大批警察、密探进行搜查。在这种情况下,党组织即令龚昌荣撤离香港,转移到上海工作。

1931年4月,中央特科领导人顾顺章叛变投敌,根据周恩来的指示,龚昌荣迅速率领“红队”队员掩护中共中央领导人转移,使敌人对中央机关进行大破坏的阴谋没有得逞。之后几年,率领队员与特务进行激烈搏斗,先后处决了三大“高手”:中统特务、上海区长史济美,上海公安局督查、中央驻沪调查专员黄永华,密探雷大甫,并击伤特务陈俊德。

1934年秋,由于叛徒、中共上海局书记盛宗亮出卖,龚昌荣、赵轩、孟华等“红队”队员不幸被捕。龚昌荣被捕后面对严刑拷打,坚贞不屈。

1935年4月13日下午4时,龚昌荣、赵轩、孟华庭等被反动派绞杀于南京宪兵司令部军法处。龚昌荣牺牲时,年仅32岁,中央特科及“红队”的一代传奇落幕。

龚昌荣,原姓李,小时候被送给了旅美华侨龚定宽(龚福利)为养子,改名为龚昌荣。1925年加入中国,在家乡江门搞过农动,参加过省港大罢工,在广州参加叛徒的“剑仔队”,担任过广州起义的敢死队连长,又在香港当过“打狗队”队长。

上世纪20年代的广东革命浪潮风起云涌,18岁的龚昌荣外出打工,很快参加了工人运动。1925年水南乡成立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龚昌荣参加农动。同年6月,省港大罢工爆发后,往广州参加洋务工会,加入省港罢工委员会纠察队,同时加入中国。11月,任纠察队模范中队指导员。

1926年10月底,纠察队改编,任缉私卫商团某连政训员。这段时间里,他有更多的机会学习军事知识和技能,尤其是练习射击,为他后来成为百发百中的神枪手、武装反抗反动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27年4月15日,反动派袭击缉私卫商团。龚昌荣脱险后,秘密回到洋务工会,参加中共广州市委委员沈青领导的“剑仔队”,叛徒,继续革命。

1927年11月,张太雷、叶挺、等来到广州筹备起义,计划12月13日起义。龚昌荣任工人赤卫队敢死队连长。其妻子张美香任交通传递信息,运送军火,缝制起义用的旗帜、红带等。12月12日,张太雷在参加工农兵群众大会后回起义指挥部途中遭到伏击中弹而牺牲。正在附近执行任务的龚昌荣闻声赶到,迅速将这股敌人消灭,把张太雷的遗体运回起义指挥部,并打退了敌人对指挥部的袭击。

广州起义失败后,龚昌荣跟随澎湃在海陆丰地区坚持武装斗争,担任工农红军第四师连长,其战术水平和指挥才能得到进一步的提高,特别是练出一手好枪法。在一次掩护大部队撤退时,他独自选择一个前面有水田的山坡,作为阻击敌人的阵地。敌人的几次冲锋都受到龚昌荣那支神枪准确的“指点”,一个一个倒下去。他因此而威名大震,闻名南粤。

当时的香港,特务和港英当局互相勾结起来革命,专门收买、策反党组织的动摇分子、软弱分子。1930年7月,中共香港市委书记邓发从中央开会回来后,亲自组织“打狗队”,专门对付特务和叛徒,以保卫省委机关和香港党组织安全。龚昌荣随即被调往香港担任“打狗队”队长,先后秘密处决叛徒游体仁和香港政府侦缉队长谢安。

当时“打狗队”每一次处决叛徒、特务,都使香港当局大为震撼。谢安和一些叛徒更是胆战心惊,不敢单独出门。邓发利用社会关系,故意结识谢安,约定在九龙上海街一新餐馆商谈要事,预先由龚昌荣率队等候见机行事。谢安全副武装,并带着两个叛徒赴会。龚昌荣一眼就认出是叛徒陈泽生、黄宽,为了不误事,趁两个叛徒未发现自己,迅速拔出双枪将谢安击毙,其他队友迅速向两个叛徒开火。香港当局震动,到处张贴通缉令,派出大批警察、密探进行全城搜查。在这种情况下,党组织即令龚昌荣撤离香港,转移到上海工作。

1928年至1931年中共中央政治局机关所在地(上海云南路477号,今云南中路171-173号)

1930年10月,龚昌荣转移到上海后,任“红队”队长,先后化名邝惠安、邝福安。此时,上海滩租界巡捕和特务横行,大肆逮捕人,威逼利诱党组织的动摇分子、软弱分子。1931年4月24日,中央特科领导成员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当天叛变,牵连被捕的人员很多。龚昌荣根据周恩来的指示,迅速率领“红队”队员掩护中共中央领导人转移,使敌人对中央机关进行大破坏的阴谋没有得逞。同时,重整“红队”,建立严格的组织纪律,这可能得益于他的红军指挥员经历。龚昌荣将队员分为若干小组,互不联系,由他本人与各小组保持联络;组内则由组长与组员单线联系。他还改进“红队”的活动方式。为保证队伍安全,要求队员用公开职业做掩护,和家属同住,平时也不带枪。并在上海设立若干秘密据点,存放、弹药,行动时才到秘密据点取武器。这样即便队员或队员住所遭到特务巡捕的搜查也不会暴露。这样,“红队”的行动更有效和安全。

1927年,八七会议后,中共中央决定成立特别委员会,由周恩来、向忠发、顾顺章三名政治局委员组成,任务是保卫党中央机关的安全。特委下设中央特科。特科下设四科,分别负责总务、情报、行动和电讯。“红队”属于第三科,又称“赤色恐怖队”、“打狗队”,主要负责叛徒,由顾顺章负责。

顾顺章可以说是一代特工之王,当时成立时,特科的工作很顺利,但在1931年4月24日,顾顺章在武汉被叛徒指认遭逮捕后,投靠中统,致使地下党组织遭受巨大的破坏,多名人员遇害,被称为“中共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

当天,武汉中统特务将顾顺章被捕并叛变的消息电告南京中统首脑机关,被中央特科打入中统的情报人员钱壮飞截获并第一时间报送党中央。当时在上海负责中央工作的周恩来,立即指挥中央特科,协助各机关抢在中统特务行动之前大转移,在几十个小时之内或转移到别处或离开上海。此次行动与其说是转移,不如说是与上海中统特务展开了一场争分夺秒、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斗。龚昌荣奉周恩来的指示,临危受命,率领“红队”队员周密地保卫并迅速掩护党的主要负责人转移,使敌人对中央机关进行大破坏的阴谋没有得逞。

龚昌荣和顾顺章都是罕见的特工天才。顾顺章武功高强,能空手杀人于无形,又精通易容术和魔术,但好勇斗狠,好出风头。龚昌荣虽和顾顺章同样是产业工人和工人纠察队出身,但他在性格上却像周恩来:自律性极强,又深藏不露。他不在公众场合露面,似乎也极少在党内会议上露面。党内只有几位最高领导见过他,但似乎也不知道他的住处。

以后几年,龚昌荣在十分艰险环境下,怀着对党和人民的赤胆忠心,凭借一身过硬本领,与特务、叛徒作出殊死的斗争,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党组织和同志们的安全,撰写一篇篇上海滩传奇故事。

新组建的“红队”的第一个大行动是消灭叛徒黄国华。黄国华1931年秋调到上海担任中共中央机要工作,但他投靠了中统上海行动区。刺杀黄国华的任务分两次完成:第一次黄国华被枪击倒地却未死,被护送至工务局警察专用的仁济医院急救;龚昌荣再次行动,利用星期日病人会见眷属的机会,深入医院二楼,击毙了黄国华。

顾顺章被被捕,当天就叛变,是被叛徒、沪中区委书记尤崇新所出卖。龚昌荣上任第一次行动,就是制裁尤崇新这个叛徒祸根。1931年9月,他派“红队”队员李龙章,到汉口刺杀了尤崇新。

而新组建的“红队”的第一个大行动是消灭叛徒黄国华。黄国华1931年秋调到上海担任中共中央机要工作,但他投靠了中统上海行动区。对于这份送上门的“大礼”,中统视若珍宝,决定护送其到南昌,向蒋介石当面密告上海地下党组织的详情。这一情报被中央特科情报科科长潘汉年获知,立即报告给当时的特科负责人陈云,陈云急令龚昌荣尽快暗杀黄国华。

刺杀黄国华的任务分两次完成。第一次,“红队”队员约黄国华到一间旅馆接头,他一进门即被枪击,队员随即离开。但黄国华虽倒地却未死,被护送至工务局警察专用的仁济医院急救。龚昌荣再次行动,随即亲自率领5名队员,利用星期日病人会见眷属的机会,深入医院二楼,击毙了黄国华。

1932年10月,中共丹阳县委书记汤醒白(化名黄达)投靠中统上海行动区。在他应上海区区长史济美之邀到新闸里斯文里特务机关大楼接头时,遭到龚昌荣的袭击,可惜未能成功。斯文里“深入虎穴”之举与胡天被毙案(注:后述)引起中统上海区的极大震动,一时之间,中统局头目徐恩曾下令除非有特别任务的中共叛逃人员,一律调回南京,以避风头。

顾顺章叛变后为培训了一期特工共4人,其中有1人叫史济美,培训三个月后就被中统局头目徐恩曾调到上海工作,1932年11月,史济美担任上海区区长一职,全面负责上海地区的特工任务,抓捕了向忠发、陈独秀、丁铃等人,对上海党组织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成为了中统“王牌特工”。龚昌荣接到暗杀史济美命令后,立刻实行计划。

然而,狡猾的史济美行踪诡秘,一时无法找到下手的机会。当时有一个叛徒叫李士群,曾是周恩来的警卫,叛变后大耍两面派手法,对党组织称,叛变是迫不得已,现在的身份正好帮助地下党获取情报。鉴于他当时对党组织危害不大,为了考验他,中央特科要求他配合做制裁另一个对党组织危害极大的叛徒丁默邨的工作。李士群为了巴结丁默邨,决计用史济美来替代。有一天丁默邨正好约史济美和李士群出来吃饭,当时李士群跟龚昌荣约定好,饭后出来他只要拍了谁的肩膀,“红队”就杀谁。当时史济美还没搞明白李士群为什么要拍他的肩膀,“红队”就出来了,龚昌荣走在最前面,扬手一枪就放倒了史济美。

顾顺章叛变后,蒋介石利用他的特长,让他训练特工。顾顺章第一期就培训了4个人,史济美(又化名马绍武)就是其中一人。

顾顺章叛变后,以顾顺章、史济美、王思诚为主,在南京一起研究对付中共地下党的方案。1932年11月,史济美担任“特务总部”上海区长一职,全面负责上海地区的特工任务,其公开身份是上海警局的督察,抓捕了许多中共党员,比如中共曾经的最高领导人向忠发、陈独秀和罗章龙、、王云程、丁玲、牛兰等地下党工作者与爱国知名人士,他也成为了中统“王牌特工”。

中央特科决定除掉这个钉子。然而,狡猾的史济美行踪诡秘,一时无法找到下手的机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恶人自有恶人磨。叛徒李士群大耍两面派手法,对党组织称,他叛变是迫不得已,现在这样的身份,正好帮助地下党获取情报。鉴于他当时对党组织危害不大,为了考验他,中央特科要求他配合做制裁另一个对党组织危害极大的叛徒丁默邨的工作。李士群为了巴结丁默邨,决计用史济美来替代。

1933年6月12日晚,史济美与丁默邨等数人一同在广西路小花园一家长三堂子(高等妓院)吃花酒,李士群将情报透露给了“红队”。龚昌荣带领骨干队员赵轩、孟华庭、陈杰明等在外伏击史济美。当丁默邨一行醉眼朦胧从弄堂出现时,按事先约定,暗处的李士群上前对史济美肩上一拍,迅速离去。龚昌荣立即开枪,击中对方胸部。孟华庭补上几枪后,龚昌荣等人按照设计好的撤退路线分头撤退。此事经媒体大肆渲染后,特务圈极为震动。

1934年9月,“红队”追杀上海中央局内奸“熊国华”的“昼锦里谋杀案”、“仁济医院追杀案”,前后不到10天,被海内外各大媒体竞相报道,震惊全国,使敌特闻风丧胆。

龚昌荣接到解决叛徒“熊国华”任务后,针对“熊国华”近来诡秘谨慎的特点,制订了一个周密的刺杀计划。他们让一名经常与“熊国华”联系、化名叫“巴本”的地下党员托人用暗语通知他,上海局的新领导人要亲自与他谈线日到英租界四马路昼锦里谦告旅馆开一个单间等候,就在那几天的某一时刻。“熊国华”受中统特务机关指示,正急着寻找中共上海局新领导人。他得到通知后,邀功心切,就这样钻进了“红队”设的圈套,在谦告旅馆遭到“红队”队员的暗杀。可惜这次刺杀行动没有将“熊国华”打死。“红队”很快又侦查到“熊国华”被送到仁济医院治疗,在龚昌荣的指挥下,9月26日再次出击,结束了叛徒“熊国华”的性命。

“熊国华”只是一个临时化名,此人早年参加党组织,“九一八”事变后曾被派赴东北参加抗日义勇军,后来逃回上海,进入地下党组织,担任地下组织中至关重要的“报警员”工作。1934年6月26日,由于他工作的懈怠疏忽,导致上海地下党组织领导机关遭到了一次极其严重的破坏。

后来党组织对他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和严格的审查。而“熊国华”却毫无自责悔改之心,反而对抗组织,并威胁说要向敌人告密。不久,他果然悄悄向中统上海特务机关投靠。中央特科指示“红队”迅速这个叛徒与内奸。

1934年9月15日早晨7点,一名30岁左右的男人,来到上海市中心英租界四马路昼锦里37号慎记谦告旅馆,他在旅馆登记的名字是“熊国华”,入住后一直呆在房间。此人正是“红队”要铲除的叛徒。16日晚上11点半,旅馆来了两个人,声称是“熊国华”的朋友,通过登记簿,得知熊所住的是二楼34号房间,敲开门后,立即朝“熊国华”连发3枪,并迅速撤离。可惜“熊国华”受伤侥幸未死,被送到仁济医院,巡捕房每天派3名警探,日夜轮值看守。9月17日,上海《申报》等媒体报道了这次事件。

龚昌荣得知后,9月26日率3名队员来到仁济医院,假称要探视病人。两名队员先制住门卫并押到电话房,控制住医院的对外通讯。龚昌荣则带领另一名队员,飞奔到医院二楼病房,开枪击毙了“熊国华”和两名警探,然后迅速撤离,整个过程只用了几分钟。

龚昌荣思维缜密,行动设计十分周详。如上述“仁济医院追杀案”,他带领3名队员到严密警戒的医院去刺杀叛徒“熊国华”,看似冒险,实际在行动前,他已派人到医院做了周密侦查,绘制出医院的准确图纸,带领队员反复演练行动的各个步骤,所以从制服门卫、控制电话室、刺杀叛徒警探到安全撤退,每一步都精准无误,仅几分钟就完成了整个行动。

龚昌荣又极有胆量,可说是艺高人胆大,常常单枪匹马去执行任务,神出鬼没地在街市就刺杀了叛徒或中统特务头目。1933年初,共青团沪西区委干部胡天被捕不久叛变,出卖了共青团中央机关。龚昌荣查知他搬到小西门住,一天只身来到小西门,坐在巷口的水房喝水,等胡天出门,放下水碗抬手一枪,将胡天击毙,从容结帐后离去。

还有一次在街上,他发现一位同志被特务盯梢,就暗中跟随到一个转弯处,一枪将特务击毙,跟在后面即“交替跟踪”的另一个特务吓得不敢动弹……龚昌荣留下了不少这样的个人传奇故事。

中统局上下无人不知邝惠安(龚昌荣的化名)的厉害,却只知其人,而不知其真实姓名、模样。龚昌荣的严格管理和严谨的活动方式,使“红队”整支队伍4年间不曾暴露,甚至让中统一点线年以后,上海的革命形势日渐恶化,党组织不断遭到破坏,“红队”也没能幸免。1934年秋,由于叛徒、中共上海局书记盛宗亮出卖,龚昌荣、赵轩、孟华等队员不幸被捕。龚昌荣被捕后面对严刑拷打,坚不吐实。中统局头目徐恩曾知道龚昌荣等个个都是神枪手,一度想将之收为己用,甚至同意他们可以不出卖党组织和同志,只要他们愿意加入中统,就可释放他们。但龚昌荣等严正拒绝。之后,“红队”在上海的组织遭到很大破坏,逐渐停止活动。中央特科及“红队”的一代传奇落幕,龚昌荣也就成为了“红队”最后一任队长。

龚昌荣担任“红队”队长4年,亲自执行任务几十次,有100多名叛徒与中统特务头目倒毙在“红队”的枪下。而中统上下无人不知邝惠安(龚昌荣的化名)的厉害,却只知其人,而不知他的真实姓名、身份和模样。龚昌荣的严格管理和严谨的活动方式,在上海地下党组织接连遭到中统破坏的情况下(中共上海中央局和江苏省委在1933-1934年6次遭到大破坏,几十位主要领导被捕),使“红队”整支队伍4年间不曾暴露,甚至让特务一点线月中共上海局书记盛宗亮被捕并叛变投敌,供出了“红队”的线索,随后中统掌握了龚昌荣、赵轩、孟华庭以及其他队员的住址。龚昌荣当时住在法租界巨赖达路风翔银楼二楼。1934年11月初的一天,龚昌荣从家里出来,在门口盯梢的两个特务随即跟上,并示意停在路旁的汽车里的两个特务尾随接应,企图绑架他。龚昌荣见势不好,迅即前跑,被埋伏的十几个特务围住,他奋力反抗,终因寡不敌众而被捕。

龚昌荣、赵轩、孟华等被捕后面对严刑拷打,坚不吐实。中统局头目徐恩曾知道龚昌荣等个个都是神枪手,一度想将之收为己用,甚至同意他们可以不出卖党组织和同志,只要他们愿意加入中统,就可释放他们。但龚昌荣等严正拒绝。之后,“红队”在上海的组织遭到很大破坏,逐渐停止活动,保存下来的中央特科人员全部转移到天津,在中共顺直省委领导下工作。中央特科及“红队”的一代传奇落幕,龚昌荣也就成为了“红队”最后一任队长。

1935年4月13日下午4时,龚昌荣、赵轩、孟华庭等人被反动派绞杀于南京宪兵司令部军法处。这是反动派第一次使用绞刑,行刑的刽子手还是临时训练的。南京《新民报》于1935年4月15日在显眼的位置报道了这一消息。龚昌荣牺牲时,年仅32岁。

龚昌荣的牺牲,使党失去了一位好党员。六届中央委员、中央苏区保卫局第一任局长、广东著名工人运动领导人邓发,在延安对贺龙谈起龚昌荣时,十分痛心的说,“龚昌荣死的太可惜”。然而,龚昌荣的英雄形象,永远地铭刻在革命者和千百万人们的心中,激励着人们为美好生活而英勇奋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