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目光移动,望向了高空,只见绯红的月亮静静悬挂,挥洒着光芒,让人心情不由自主就沉淀了下来。

这一刻,巴顿似乎卸下了无形的重担,身心都异常轻松,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恐慌,焦虑和烦躁。

没有了那种担忧和紧绷,他只觉疲惫如同洪水,奔腾着从自己灵魂深处涌了出来,淹没了大脑,淹没了四肢,淹没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他没再停留于书房,转身离开这里,一路回到卧室,以享受般的状态泡了个澡,喝了一小杯红酒。

这让巴顿的心情愈发得好,再次深刻地认识到弗纳尔的事情结束了,自己又回到普通宁和的生活中了。

这个过程中,他甚至给妻子讲了讲报纸上登载的笑话,满足了孩子们一个小小的要求。

然后,他穿上外套,戴好帽子,提着手杖,出门乘坐无轨公共马车,一路来到位于城区边缘的“鲁恩古物搜集和保护基金会”。

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巴顿找回了往日的节奏,先不忙着工作,而是给自家准备起加了些奇特草药的红茶。

就着红茶,悠闲地读完了家里没订阅的那几份报纸,他才拿起收到的信和文件,依次审阅。

推门而入的是“合规部”副主管,外貌普通,没有特色,但让人感觉亲切的帕切科.道恩。

“我也睡得很好。”帕切科笑着回应道,“警方已完全接手了这件事情,据说昨晚就找到弗纳尔了,可惜,他似乎遭遇了不幸。”

“可怜的人,愿他能得到安宁。”巴顿没有说愿主庇佑他,因为弗纳尔已经背弃了对“风暴之主”的信仰,如果真有“庇佑”,那必然是闪电加风暴。

“当然,很高兴认识你这么一位朋友。”巴顿站了起来,很有绅士风度地行了一礼。

“没问题。”巴顿除了感激对方,也是觉得认识“合规部”副主管,对以后的工作推进有很大的帮助。

作为一个智商正常的普通人,他完全能看出来弗纳尔之事充满古怪,涉及神秘学和宗教领域的问题。

另外,他对塔玛拉家族的分裂、第四纪的隐秘历史和弗纳尔遭遇的种种细节,其实也充满兴趣。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去深究,能看见冰山浮出水面的部分没死去就是一个普通人最大的幸运了,再想弄清楚水面下的具体情况,他必然会被溺死。

快到12点时,他放好桌上的物品,拿起挂在衣帽架上的外套和礼帽,离开办公室,走到了“合规部”门外。

说话间,这位副理事长前行了几步,让跟在后面的“合规部”新雇员显露在了众人眼中。

这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女性,鼻梁高挺,嘴唇丰润,眼睛深灰,脸庞相当漂亮,穿着常见的蓝色长裙。

PS1:普通人的日常当然没法深入太多,这属于冰山水面部分的呈现而不涉及水面以下,嗯,也算是一种叙事尝试。

PS2:最后收尾部分如果单纯为了恐惧效果,而不考虑人物三观,那应该这样写:

说话间,这位副理事长前行了几步,让跟在后面的“合规部”新雇员显露在了众人眼中。

这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女性,鼻梁高挺,嘴唇丰润,眼睛深灰,脸庞相当漂亮,穿着常见的蓝色长裙。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