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万界BOSS聊天群永恒之心深渊主宰神界红包群天域苍穹妖妃是祸水,得宠着!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绝品狂仙恶魔就在身边千秋抗日之特战兵王大道争锋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抢救大明朝超级黑锅系统超级能源强国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小四,向着渣男进攻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诸天谍影网游之召唤王世子很凶天降横财一百亿傲世丹神超神制卡师

元兴科技连招牌都还没做好, 他就提前来了, 那会儿公司刚装修完毕, 也就周斯越跟丁羡在。

刘小锋进门的时候, 周斯越窝在椅子上写算法, 丁羡削了个苹果, 切了一小块, 递到他嘴边,说:“张嘴。”

丁羡逗他, 放到他嘴边忽然又收回来,周斯越也没生气,空砸了下嘴, 也没理她, 继续对着电脑敲算法,丁羡又把苹果放过去, 他视线没从电脑上移开, 又跟摁了开关似的张了张嘴, 还没等送到嘴边, 丁羡又收回, 这回把他惹毛了。

刘小锋在门口呆呆的看着,又往后退了两步, 再三确认门框上贴着的白纸是元兴科技, 而不是他找错后,再去看格子间里的男人。

他比以前成熟很多,也瘦了,甚至比上次见到还瘦了些,但不单薄,刚拽着丁羡坐到他腿上的时候,上臂还是有点肌肉的。

高中时的周斯越脸部轮廓是圆润的,棱角没有这么分明,如果能找到当时的照片,就会发现,他那会儿还有点娃娃脸。

现在整个人瘦了,也锐利了,那双眼睛大多冷眼旁观,偶尔对上丁羡时,才会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柔情。

就这会儿,丁羡看见门口的刘小锋了,忙推开他,捋了捋裙子站起来,神色慌张,看他道:“刘小锋,你怎么在这?”

周斯越抱胸靠在椅子上,下一秒已经拿起手机准备给孙元香打电话,被丁羡按住,“既来之,则安之,孙姐铁了心要他,你改变不了,等会又是一通吵,算了。”

刘小锋害羞地挠挠后脑勺,看看坐在椅子上的周斯越,又看看丁羡,“是好些年了,我前几天在智联招聘上看到招聘信息,还给……”他看了眼周斯越,继续说:“他发了信息,没想到还真的是,你也在这家公司吗?丁羡?”

他这种角色转换快得让丁羡都来不及反应,身后的人已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丁羡回头瞪他,周斯越收了笑,扬手指了指格子间里他对面的那张桌子,淡声:“你坐那儿吧。”

刚起步的公司这已经算是条件好的了,这元兴也是依靠孙元香其他三家公司建起来的,背后有一定的资金支持,虽说孙元香是老板,但她从来不管事儿,也很少在公司出现,公司基本交由周斯越在打理。

公司起初规模大概有十五人,除了刘小锋,其余人员都是周斯越亲自在一堆乱七八糟的简历中挑选出来的,没有女孩儿,全都是精力旺盛的小伙儿。

孙元香对他可谓是百分百的信任,有一次孙元香在国外度假,周斯越跟她汇报最新的一个项目进展,孙元香听到一半就挥挥手说:“你决定吧。”

孙元香半开玩笑地回,那边半天不说话,她看着远方那个赤裸着上半身,浑身都是紧绷的身体,眯了眯眼道:“行了,不逗你了,姐还有事儿。”然后匆匆挂了电话。

话虽这么说,但周斯越做事向来细心,孙元香对他信任,但他每周还是会把每个项目的进展发到孙元香的邮箱里,尽管那几百封邮件就没被人打开过。

孙元香不在,捏着百分之十股份的周斯越算半个老板,他不是那种严肃刻板的老板,也不是如沐春风到能跟员工打成一片的。

他大部分时候话不多,开会的时候也都精简,没那么多繁杂的形式感,他讲求做事的实在性,不工作的时候,一帮男人聚在一起,嬉皮笑脸地插科打诨他也会,完全没有架子,谁跟他说话都会把耳朵侧过来认真听,还能配合地跟你笑笑。

就这种风轻云淡又拿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态度,确实很招小姑娘喜欢,但偏偏团队里没有一个小姑娘,反而是那些小伙子,纷纷在自己的朋友圈感慨。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被孙姐包养没什么内涵的小白脸,结果前几天才知道他是清华毕业的,而且算法太快了,我随便报一个算法他立马当场给我指出错来,听说以前还玩过机器人,拿过不少奖,我要是女的,我都想嫁给他。”

周斯越对这些是不清楚的,但他对自己的个人魅力也没表示过怀疑,不然怎么一个两个都追着要跟着他。除开这些,在工作上,他对技术性要求很高。

这些人里,除了刘小锋,其他人都跟不上他的算法速度,有时候开一个项目会议的时候,他能当场报出一个算法,接得上嘴的也就刘小锋。

有些事儿,越传越觉得像那么一回事,刘小锋是团队里技术能力最好又最老实的,小伙伴们都喜欢使唤他,刘小锋也不懂得拒绝,为了跟同事们打好关系,总是有求必应的,谁晚上有点儿什么事,留在最后加班的总是他。

刘小锋支支吾吾说还有点事没做完,周斯越大致就知道了他又帮人揽活了,当时没说什么,第二天在晨会上把昨晚溜号的人给问懵了。

项目策划案全部都是刘小锋一个人做的,那人一问三不知,加上因为那人的不上心,项目策划被人驳回数次都没通过。

明面儿上看着是护刘小锋,走时又丢下一句:“你要是那么空,以后就把清洁阿姨的工作都做了,也好帮我省笔开销。”

也深知周斯越在技术上的刁钻简直到了变态的地步,团队里确实有人不堪重负,在三四个月后辞职了,半年后又走了两个。

孙元香虽然面儿上嘲他把人赶走,但心里也知道他的想法,望着这空了一大半的格子间,也无可奈何,只能宽慰道:“你别把自己逼太紧了,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

“不管你是想让苏柏从跟你认错,”孙元香双手撑在桌上,低头看他:“还是想让他对你能力心服口服,但我只能告诉你,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前些年赤马做了个机器人对战的视频,视频里,机器人的反应速度和灵敏程度都远远超出了当前应有的技术水平,而当年苏柏从就是凭借这个视频,在美国拿到了数十亿的投资。

叶徐林当时还说过,虽然不喜欢苏柏从这个人,但赤马的技术确实走在科技圈前端。

知情人士爆料,视频是假的,经过了很多高科技处理才呈现出来的效果,事实上仅凭当时的技术,赤马连视频上十分之一都无法完成。

那天是除夕,丁羡回家了,李锦荟搬到寺庙里去住了,公寓里就剩周斯越一个人。

修长的身影靠在沙发上,没有开灯,电视机屏幕播送着正是这条新闻,他仰着头,靠着沙发背,手掌撑开,拇指跟食指去压太阳穴。

丁家一贯热闹,连叶常青都难得回来过年,丁羡发完短信,叶婉娴在外面喊她吃饭,她把手机揣进兜里出去。

丁羡去房间里把丁俊聪拎出来,丁俊聪不肯出来,表示要再打一把游戏,被丁羡不由分说拽着耳朵给拖出来,疼得丁俊聪弯着腰呀呀大叫:“你再这样,我就告诉姐夫你是个母老虎。”

一顿饭下来,丁俊聪还真的挺乖的,对丁羡呵护备至,殷勤热切,又是夹菜又是倒饮料的,看的叶常青都忍不住说:“聪聪这些年懂事了不少。”

人多,也热闹,说不完的话题,聊不完的人生,电视机的声音在身后嗡嗡作响,丁羡看着身边一张张笑容满面的脸,耳边环绕的欢声笑语。

丁父扒了口饭,出声打圆场,“孩子想走就让她走吧,早晚是要嫁出去的,那孩子也怪可怜,不过丁羡,你下回让斯越来家里吃饭吧,别老一个人呆着,怪可怜的。”

叶婉娴:“你们现在是三个人联合起来跟我作对是吗?还没嫁出去呢,就天天往人家那儿跑,像什么样子。”随后看了眼丁俊聪说:“还有你,你姐谈恋爱,你跟着凑什么热闹?给我坐回去。”

说完,率先进了卧室,丁羡跟进去,丁父跟已经怔住的叶常青打着哈哈,吃饭吃饭,女人就是麻烦。

叶婉娴从柜子里翻出一个东西捏在手里,又拖了张凳子在床边放下,示意丁羡坐过去。

丁羡说:“当时在广东,谁都没通知,就直接火化了,连蒋沉他们那边都没通知。”

叶婉娴把手上一个金色亮片儿像小铜块一样的东西递给她,“我年前去普陀山求的平安符,他妈妈信佛,你拿去给他。”

“你什么你,这话我就说一遍,他要真想娶你,就让他紧着点儿,别拖拖拉拉的。”

丁羡进门的时候,客厅卧房都没人,她绕着找了一圈,都没见到人,正狐疑呢,听见厕所传来一声水声。

被她这么莽然一撞,浴巾掉地上了,他火热的身子整个人直接抱住她,周斯越顿了一秒,直接把她拖过去,把人顶到那花白瓷砖上:

周斯越把花洒打开,拿喷头淋在她头顶,丁羡全身瞬间浇湿,伏在浴缸里四处躲他。

周斯越将她一把抓过来,让她扶着瓷白的浴缸边缘趴着,自己则双手撑在她后面,一点点从头发尖儿一路亲到腰部,丁羡浑身发抖去躲他,结果被他一下摁住:“不想?”

他平时很克制,就算第一次碰了,他后面能忍都忍,真刀实枪做的大概也就那么两三次,一开始他技巧不太成熟。

做完,两人抱着躺在床上,丁羡拿出叶婉娴的平安符递给他,“我妈求的,让你留着。”

周斯越靠在床头,曲着一只脚,整个人慵懒,低头去看她手里的小东西,接过,摊在手心里翻看两眼,随后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替我谢谢她。”

小姑娘一头黑发,肌肤雪白裹着他黑色的被子,额上还有渗出的汗,看着他笑:“我爸妈还说如果你以后过年一个人,就上我们家吃饭。”

周斯越取了支烟抽,淡笑着在微弱的床头灯下看她,小姑娘头发被汗沾湿遮了半张脸,他低头,用手轻轻把她头发捋到耳后,眼神温柔,沉声应:“好。”

年后正式上班,丁羡之前跟维拉合作的连载动画受到大多数原著读者的好评,甚至有人说她的还原度很高,整个连载过程中,完全就是跟当年追连载是一样的心情,并且,人物制作跟所有场景都神还原。

临近毕业的时候,丁羡在周斯越的鼓励下,开了个动漫设计工作室。接的第一个单子就是一部玄幻大IP,原著粉很多,有些理解,有些不理解。

工作室宣传开了微博,那年微博还不是战场,也就寥寥数几的评论大多都是很和谐地表示,“期待动漫版,请丁大大好好画。”

工作室的钱是周斯越出的,法人也是他的名字,还帮她找了几个助理,但是赚的钱,全进了她的口袋,他一分都没拿。

虽也知道他看不上她那几万块钱,但丁羡自己倒算的很清楚,自己留了一部分,把剩余的钱交给他,周斯越也就低头扫一眼,摸摸她的脑袋说:“自己拿去买糖吃,乖。”

有时候丁羡会逗他,趁他写代码的时候,过去抱他,“老板,今天要不要这样……那样……”

元兴科技在这一年确实赚了不少钱,周斯越给孙元香带去的创收远比她其他三家公司的总额都多,因为周斯越培养的一个技术团队在这里,许多合作公司都冲着这个这个技术团队来的,要说规模,比他们大的大有人在。

前阵德国pst科技慈善夜,元兴这仅有八个人的小团队,一下子就在慈善夜上夺了眼球。

长得帅还有钱,快问问看是不是单身,下了台,一帮年轻小伙子说着要去吃点宵夜,周斯越难得也说跟着去,结果,刘小锋就被人拉住了,一姑娘躲在墙角,俏生生害羞地看着他,问他:“你们总监有女朋友么?”

刘小锋努力帮自己的小女神捍卫领土,他十分认真地告诉那个女孩子:“有,我们总监有个特别漂亮的画家女朋友!都谈婚论嫁了。”

姑娘大失所望,回去把这消息告诉身边的朋友。一传十,十传百,没过几天,微博上也有人说起了,这位小总监已经未婚妻了,而且还是个画家的,都快结婚了,长得可漂亮了呢。

因为之前的视频作假案,赤马目前也是官司缠身,随后有人在微博爆料,赤马已经超过三个月没有发工资,并且年前裁员五十余人,整个公司目前已经停止运营。

公司交给之前的王副总打理,这两年赤马动荡,关的关,走的走,如今还惹了一堆官司在身,副总不堪其重,撑了将近三个月,召开新闻发布会含泪宣布破产,并且在所有媒体和镜头面前扬声控诉苏柏从:“其实前几年公司已经出现了财政危机,他还是一意孤行要进行那个什么破机器人管家项目,把公司所有的钱都投进去了!他总是想着赚钱,想着走在时代前端,想着自己去引领科技!也要看看当前的国情好嘛!!现在是能消费的起机器人管家的时代吗?他不管三七二十一,资金全拿去做这个项目,害的我们其他项目维护都停工,连客户后期的优化我们都叫不出来!现在出了事,他倒第一个辞职了!这公司当年是我们几个人辛辛苦苦建立起来!说没就没了!全赖他!”

说到最后,那位王副总面目狰狞,似乎有点疯狂,张牙舞爪对着镜头说:“你们抓他!抓他!让他坐牢!不能让袁飞一个人坐牢!他行贿!要求董正飞泄露机密!都是他!全都是他一个人授意的!袁飞只是帮他坐牢!”

这番话,仿佛在一片平静无波的湖水里丢下一颗硕大的巨石,恍然而过,忽然就卷起一阵轩然大波。

王副总彻底崩溃在镜头前,他声嘶力竭地喊道:“袁飞是为了保护公司!为了让公司继续运营下去!苏柏从答应会从股份里抽一份给他老婆孩子!”

孙元香直接关了办公区的电视,对周斯越说:“这王总也他妈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一只阴沟里的老鼠,当年苏柏从那么帮他,现在还出卖他。”

因为王副总的话,袁飞再次被拎出来提审,而对于警察的所有疑问,他都只字不答,保持沉默,杨兴气得肝疼,怎么近来这些进来的人一个个都他妈跟他玩这套。

“我认识王副总在前,通过王副总认识的苏柏从,王副总跟我都是学计算机出身的,但因为那会苏总有钱,他也不懂什么编码程序,为了钱,我跟王副总答应跟他合开一个互联网公司,谁知道,公司开了没多久,就赚了不少钱,他对我们俩兄弟很慷慨,他股份最多,但分红跟我们每年都平分,他很会做人,我们也愿意死心塌地跟着他,但合伙开公司,你知道的,很容易会有分歧,他没上过大学,王副总其实打心眼儿里看不起他,觉得跟我们这些搞技术的不是一个层面的人,私下里经常跟我说,好几次在背地里耍小聪明计算苏总,但都被他看穿了,苏总都没跟他计较,学识上或许王副总比他高,但在做人上,确实矮他一截,苏总很会做人,但有时候心也狠,他知道我是真心为公司好,所以暗地里总是提点我。”

“假视频是王副总弄的,他耍小聪明引来了数十亿投资,技术层面上的事苏总平时不管,他很信任我,这事儿是我对不起他,一时糊涂陪王总干了这蠢事。如果不是这件事,也不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

袁飞说:“一开始是王总接到消息说军方有个排爆项目在做,我们手里的排爆项目其实已经做了有两年了,怕因为军方输出影响我们的市场,王副总就托人去打听,后来知道是在清华几个学生手里。苏总怕王总对学生下手,就让他不要管这件事,但王副总还是托人找到了董正飞,结果董正飞打电话给苏总,说想跟他谈个交易,他把算法给他,毕业后赤马的技术部总监位置给他。”

袁飞笑着摇摇头,“答应是答应了,但技术部总监的位置不可能给他,我们打拼了这么多年,他想凭一份资料就抢我们总监位置,那会儿苏柏从也烦透了王总的一意孤行,我们原本计划是让王总顶包,跟董正飞一起进去,拿到资料后,他故意放出消息,说有人泄露军事机.密,你们一开始抓的那个学生我见过,他确实是无辜的,苏总找他只是为了掩王总的耳目。消息爆出大概一周后,苏总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从国外回来,我把整理好的资料刚要交给警方的时候,被王副总撞见了,他知道自己这回被套圈了,狗急跳墙,拿老婆孩子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帮他坐牢,就去警局投案自首告发苏柏从,三个人一起坐牢,他不好过,要让大家都不好过!如果苏柏从是伪君子,王副总就是真小人。”

袁飞摇头:“他的感情生活我不太了解,我们在一起合作这么久,基本不聊感情生活,我之前是听助理说过苏总喜欢一个清华的小姑娘,好像对方确实有男朋友,但是我听说苏总知道两人在一起之后就没再去打扰她了,中间有一度跟一个女高管断了联系,后来好像又找上了。苏总这人做事很奇怪的,有些时候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其实很自卑,因为没上过大学,所以就会做些奇怪的事情来彰显自己的特殊。”

他靠在椅子里,盯着那封邮件半晌没点进去,墙上的始终滴滴答答走着,窗外天黑了,办公室渐渐静下来。他忽然起身,合上电脑,转身走了出去。

杨兴兴冲冲跑出来,刚起床脑子还有懵,眼珠子来回转,上上下下把人打量了一圈,“你……”

苏柏从仍旧是一身西装笔挺,外面套着一件黑色马甲,黑色西裤刚熨过,挺阔的垂着,脚上一双尖头皮鞋精致而犀利,可他此刻很随和,背后金灿灿的阳光扫在他身上,油背头微微发亮,金丝边眼镜都闪着金光。

苏柏从缓缓解开两边的袖扣,然后翻好一圈,轻轻地窝在臂间,又慢条斯理地解下腕间的银色手表,塞进裤袋里,做完这一切,他表情轻松如常。

警局方便就是小区,热闹的小吃街,还有隔壁巷子里浓郁的包子香,行人匆匆,嘈杂繁荣。

“现在说这些似乎是太迟了,但人生本来就应该不计较得失,你父亲的事情,我很抱歉,让你没见上最后一面,我似乎想不出除了钱之外的弥补方法,我想你现在应该也不缺钱了,你要捐便捐了吧。

其他的事我想我也无需道歉,你没错过,我也没真的打算要把你拖下水,甚至有那么一刻,我希望咱们还能合作,因为我爱才爱钱大过女人。

自知配不上,我也没妄想过,我看过太多脏东西,那颗心早就被这大染缸抹的乌漆嘛黑。

周斯越在公司开会,刘小锋看他心不在焉的表情,知道他着急,脱口而出,“今天女神……”周斯越眼风扫过去,刘小锋顿了下,改口:“丁羡今天毕业典礼?”

周斯越开车赶到的时候,他在后排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心里也是长舒一口气,好歹没错过他家姑娘的演讲,人习惯性往后靠,双手交叠在胸前,深黑的目光轻抬,挑眉去看讲台上那抹瘦小的人影。

小姑娘穿着一身学士服,带着学士帽,站在讲台上,今天画了妆,见多了平日里素面朝天的模样,这乍一看,还挺惊艳。

他靠在椅子上,暗自丈量她的身高,脚上穿了几厘米的高跟鞋,怎么还把话筒往下拉,他记得去年他弯腰双手撑在那讲台上,还碰不上话筒。

丁羡说话的声音软软糯糯,透过这两旁的劣质音响,缓缓淌出,倒也还动听,温温糯糯。

椅背忽然被人踹了脚,男生莫名,回头望了眼,只见周斯越望着他,他先是怒,然后又觉得这人眼熟,死活也想不起这人的名字,但他干嘛踹他呀,忽又觉得可能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挠着头转回去。

前方那男生终于想起来这人是谁,他不就是那位一毕业就给人去当技术总监被叶教授天天挂在嘴边夸的学生周斯越么,之前还拿过什么奖,贴吧上都是他的照片。

丁羡去找周斯越,绕了一圈也没见到人,回到大礼堂正门口,低头正给他发消息,“你在——”

手机被人抽过,男人一只手抄在兜里,一只手拎着她的手机,低沉地嗓音凑在她耳边:“找我?”

她高兴地邀赏,昨晚酣畅淋漓之后,他反趴在床上休息,小姑娘缠着他说是明天要演讲,让他半夜起来帮她改演讲稿。

丁羡累的不行,在她浑浑噩噩之际,快要昏睡过去之时,这人趴在她耳边说,“明天有赏。”

“合着听见了啊,昨天还跟我装睡?”周斯越双手抄在兜里,居高临下睨着她,吊儿郎当的挑眉道。

记得他把戒指套在她手上,那冰凉的触感滑过她的指尖,下意识低头一看,银亮的戒指在太阳底下闪着熠熠的光辉,一如那刻他脸上的笑。

下一秒把她捋进怀里,低声在她耳边说:“说了,跟着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嫁给我?嗯?”

我看到了盛放在悬崖边的彼岸花,路的尽头,是茂密丛林,鲜花怒放,我仿佛看到了我那些逝去的年代。

———————————————————————————————————————————

暗格里的秘密最新章节暗格里的秘密全文阅读暗格里的秘密txt下载耳东兔子的全部小说暗格里的秘密 360文学网

七零军妻不可欺穿回九零全家下岗前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快穿之教你做人重回少女时代穿成八零大佬的小娇妻穿书后,我嫁给了男主他亲叔人间久别重生八零养狼崽魔王荒唐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史诗级客服[快穿]亲妈被认回豪门后[穿书]强势独占[娱乐圈]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戒不掉的喜欢就等你上线了在暴雪时分全能影后宠萌夫送你一只酥宝宝男神们争着当我爹民国之文豪小四,向着渣男进攻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掌心宠全文阅读邪医毒妃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全文阅读疯狂升级系统全文阅读后娘[穿越]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全文阅读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全文阅读饲蛟全文阅读敛财人生[综].全文阅读重生七零甜军婚全文阅读和宿敌结婚当天一起重生了全文阅读飞天全文阅读小妖精[快穿]全文阅读全球高武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空间在手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女子全文阅读星卡大师(重生)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

呢喃诗章仙狐众神世界从虫族开始崛起我若修仙法力齐天纽约超级警猫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柯南世界里的奶爸七零治愈好时光哥哥女装替我上学银河系殖民手册红楼之逆贼薛蟠我有五个大佬师傅嫁给侯府嫡子诸天英灵录箭魔半仙大唐第一世家对垒洪荒:拒绝收我为徒,元始后悔了!全能千金燃翻天重生之苍莽人生斗罗:开局获得亚瑟王穿成人类最恶诅咒[咒回]开普之鹰权臣大佬和我领了个证求生:从蜘蛛开始的邪神进化重生80年代好日子穿成耽美文炮灰女配重生1983年

暗格里的秘密最新章节手机版暗格里的秘密全文阅读手机版暗格里的秘密txt下载手机版耳东兔子的全部小说暗格里的秘密 360文学网移动版360文学网手机站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