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这么一连串的折腾,秦风整个人都近乎虚脱,感觉到肩头钻心的痛楚,想到自己今晚白替那野丫头挨了枪子儿,心中已经在琢磨着明天该怎么样狠宰那个丫头一顿,自己什么死活做过亏本的买卖……

“坏蛋,你真的没事吧,你肩膀上流了好多的血哦,脸色也好难看。”回到客厅,欣欣看到身边这个坏蛋脸色苍白如纸,不由紧张的搀扶着秦风,语气也是有些焦灼起来。

秦风心中郁闷,自己今天还真是流年不利,刚来夏海就遇到了这么一档子破事儿。

不过郁闷归郁闷,看到身边小妮子一脸紧张的样子,秦风心中却莫名流过一丝暖流,接着眼珠子贼流一转,整个一米八的身板顺势倒在了身边娇小可人的小妮子身上,一脸夸张的道:“好疼,我浑身都疼,不行了,一定是刚才受内伤了,怎么办,我感觉我快要死了……”

“那……那怎么办,我……我们去医院吧。”小妮子小脸吓的煞白,声音都带着哭腔,全然没有注意自己正在被某个色狼胸袭。

“恩,要是亲一口的话,不去医院也会好。”秦风看着这小丫头吓的都快哭了,心中也不忍继续捉弄这小妮子,此时挤挤眼睛,一脸坏笑的道。

“好啊,你……你骗我。”欣欣不依的跺跺脚,气恼的小拳头一个劲儿的往这个家伙身上胸膛上。

“哎哟,别打了,再打胸都肿了!”秦风一脸夸张的神情,憋着嘴道,接着一脸嬉皮笑脸起来,“你总不希望明天我给你抢胸罩戴吧!”

“……”欣欣大恼,一张小脸瞬间通红的几乎能够挤出水来,“你这个大色狼!”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大色狼,大坏蛋,亏自己还这么担心这个坏蛋,居然还敢占自己的便宜,让你尝尝本姑娘的九阴白骨爪……

“好了,欣欣,现在已经很晚了!”一旁的瑶琴担忧的看一眼秦风,眉头微皱的道,“我们先上去休息吧。”

“对,已经很晚了,喂,你现在可以走了,本姑娘要休息了!”正对着秦风又抓又挠的欣欣立马停下手来,鼓着一双大眼睛凶巴巴的道。

“不是吧,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你不会这么忍心的赶我走吧!”秦风一听,还真有些傻眼了,别说,自己还真无家可归了,现在被赶出去,恐怕自己真要流浪街头了……

“那我不管,这里可是本姑娘的地盘,要不,你去厨房拿刀自个儿切了,或者去曼谷变变性,本姑娘就准许你一旁伺候着!”看到这家伙苦着一张脸,欣欣别提多解气了,小下巴也高高的翘起,心中却在得意的想:哼,谁让你惹本姑娘生气的,想要本姑娘原谅你,你最起码要先跟本姑娘道歉一次……不行,这家伙这么坏,一次岂不是便宜了他,最少要道歉三遍,然后本姑娘在勉为其难的让你住在这里一晚……

“呃……”秦风挤挤眼睛,这丫头也太损了吧,不过看着这小妮子一副旗开得胜般雀跃的神情,秦风心中一动,接着脸上也是露出一脸阴笑起来,而后一脸阴阳怪气的道:“遵旨,娘娘,今晚需不需要奴才伺寝?奴才‘口技’不错!”

“啊……这个……这个就不需要了……”欣欣神情一愣,不由神色大囧,语气也变的结巴起来。

“那奴才现在伺候娘娘更衣……嘿嘿……”秦风搓着大手,一副狼叔叔般的怪笑,小样,小爷我这才刚开始呢!

“奴才刚学了一手泰式按摩,具有丰胸功效,要不要试试?”秦风笑的越发的贼眉鼠眼了。

“啊,你……你这个变态!”欣欣再也装不下去了,忽然发现这家伙就是一大尾巴狼。

注意到秦风直勾勾的眼神,欣欣一双眼睛瞪的滚圆,接着飞快的躲在瑶琴身后,不依的撒娇甩着瑶琴的手臂:“琴儿姐,你看,这个家伙欺负我,你管管你的学生嘛。”

瑶琴脸色此时也是娇红欲滴,有些恼怒的瞪一眼口没遮拦的秦风,而后对着一旁的欣欣无奈的苦笑:“好了,欣欣,就让他今天先睡在保姆房吧,反正保姆房也空暇着。”

“那……那好吧。”欣欣一副很是为难的神情,不过心中却也是淡淡的欢喜,只是看着一旁这家伙挤眉弄眼的神情,却犹自嘴硬,“坏蛋,看在琴儿姐的面子上,就让你先住在这里了!”

“不过我们这六星级美女公寓过夜费可是很贵的哦。”欣欣眼珠子贼流一转,就这样让这家伙住这里,岂不是便宜这家伙了?这家伙今天可是黑了自己几千大洋来着!

欣欣眼珠子一转,接着飞快的窜到秦风的身边,一只手已经飞快的扯着秦风身上的口袋,就是一阵乱掏……

最终,欣欣如愿以偿的夺回了几十张毛大头,而后心满意足的抱着自己的‘小老公’哼着小曲儿的上楼,只留下哭丧着脸,如丧考妣的秦风。

不行,明天自己就去买一卡车的喜洋洋布娃娃,跟皮皮那小屁孩儿买断这小妞,这让丫头天天给自己当暖床丫鬟!

还别说,虽然只是一个保姆房,不过装修相当精致,房间里设备一应俱全,办公桌上更是闲置着一套崭新的最新款苹果高档品牌机,专业级音响,一看就知道这丫头典型钱多没处用的主,不过一想到自己被这丫头抢走的几千大洋,心中还是一阵的肉疼。

只是秦风现在显然并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飞快的关闭房门,接着就虚脱般软到在椅子上,脸色早已经苍白一片,豆大的冷汗也已经遍布额头……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雅博体育硬是在那些娘们面前装爷们,其实他早就已经疼的死去活来了,刚受伤时因为神经麻痹的原因,并没有什么感觉,不过后来在应付那个美女警察的时候,伤口的神经就像是被放大了千百倍一般,疼的他简直‘欲仙欲死’。

吸着冷气的脱下身上的深色西服,此时内里的格子衬衫早已经被鲜血染红,颤巍巍的撕开衬衫,就看到肩头高高鼓起一片,中间一个血洞触目惊心……

想到自己这完全就是无妄之灾,秦风心中早就将那个狙击手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都拉出来集体轮了一遍,不过幸亏自己今天运气不错,要不然,子弹再偏一点恐怕就要被爆头了。

秦风一脸的愤恨不平,看着伤口的位置,想要取出弹头,却是难以下手,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原本紧闭的房门却忽然开启,接着一道身影闪了进来……

秦风慌乱的套上外套,连忙站起身子,装出一脸随意的笑容:“瑶琴老师怎么进来了,我正准备休息呢。”

“只不过是皮肉伤而已,早就没事儿了。”秦风一脸轻松的道,心中可是一个劲儿的吸冷气。

“还骗我,你当我像那些小丫头那么好骗么。”瑶琴有些埋怨的瞪一眼秦风,放下手中的小药箱,一副命令的语气道,“快过来让我看看伤口。”

看着瑶琴埋怨的神情,秦风也知道瞒不住心思细腻的瑶琴,只能报之以苦笑,而后乖乖的坐在椅子旁,褪下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肩头的伤口……

瑶琴虽然心中已经隐隐猜测到了,可是当现在真正的看着那溢着血液的弹孔,整个身子还是怔住了,接着只感觉鼻端微微的发酸,眼睛也是湿润起来,这个家伙为什么这么傻,明明受了这么重的伤,刚才还要在那几个丫头面前死挺着。

瑶琴静静的站在秦风的背后,灯光下,她清楚的看到那裸露在外的肩头除了那个弹孔,还分散着各种形状的伤痕,有些伤痕交错在一起,让瑶琴心头颤抖,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小小年纪,却如此伤痕累累!

瑶琴止不住想要伸手去抚摸那些陈年老伤,或许,那每一道伤口下,都隐藏着众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吧,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还是小伤?你不要命了么,你知不知道今晚上有多危险!”失神的瑶琴回过神来,声音也不由提高了几度,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个家伙无所谓的语气时,心中平白的涌起一股怒气。

秦风古怪的看一眼身后一脸怒容的女人,不知道这女人为什么这么大的火气,不过看着女人即便是生气的神情也是如此的赏心悦目,这简直就是完美的老婆人选,上的厅堂,入得厨房。

“你……你爱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和我有什么关系。”感觉到这个家伙坏笑的眼神,瑶琴故作冰冷的道,只是眼中的慌乱却出卖了她。

“当然有关系,你可是我亲爱的班主任哦。”秦风脸上又是一脸嬉皮笑脸起来,有这么以为美女在旁,秦风忽然觉得肩膀好像也不是很疼了。

“那个坏蛋现在怎么样了?肩膀一定很疼吧?”二楼卧室内,躺在柔软的公主床上的欣欣鼓着眼睛,小脸也是有些紧张,不过接着却是摇摇头,小手紧张的拍拍脸颊:“我为什么要关心他,那个家伙坏死了,受伤了才好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