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台最普通的联邦前线机甲,用的也是机甲最常见的武器,左手是挂臂式的机炮,右手提着一把分子刀。

这台机甲的机炮几乎一刻不停地喷吐着火焰,每一发炮弹都会命中点什么,并且相当多的炮弹会直接命中弱点。许多机甲战车明明可以扛上十几炮的,但往往只挨了一炮就瘫痪不动。

和机炮相比,分子刀几乎没怎么使用,然而一众联邦机甲驾驶员都是死盯着它手中的分子长刀,心惊胆战。

这具机甲突然一个纵跃,出现在一辆联邦机甲身侧,分子刀如闪电般刺入机甲胸膛、没入大半刀身!这是机甲驾驶舱的位置,这一刀已把驾驶舱刺穿!

一刀斩杀后,这具机甲在周围敌人锁定之前就鬼魅般后退,避开了所有锁定,然后机炮再次轰鸣,分子刀则是静静地垂在体侧。

周围的联邦机甲都有些畏缩,不敢接近,只敢躲在远处射击。其实机甲驾驶员在战场上的安全性远远超过战车车组,驾驶舱本身就是救生舱,所以哪怕再激烈的战斗,机甲驾驶员的损失也不会很高。可是这条定律在楚君归这里完全失效,一把明明很普通的分子长刀,在楚君归手中却如同变成了地狱深处寻来的灭绝之刃,无情且高效地收割着生命。

这些联邦机甲驾驶员也是人,虽然英勇,可是谁也不想被一把半米宽的分子刀洞穿。这一刀下去,恐怕大半的身体都没了。

厮杀仍在继续,楚君归机炮终于打完了最后一发炮弹,然后他右手长刀一挑,从一具倒下的机甲身上挑起弹仓,自动替换了挂在手臂上的空弹舱,然后在短暂的2秒停顿后,机炮再次轰鸣,楚君归身周迅速变成死域。

跟着楚君归的光年部队则一反常理,明明是劣势兵力却没有结成严整阵型。他们一头冲入联邦阵地深处,然后四散开来,完全和联邦大部队混在一起,展开一场混战。

战场形势变得无比混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哪怕是摩根上将都无法掌控部队,只能咬牙忍受每时每刻都在激增的伤亡数字。

楚君归机炮一个扫射,六发炮弹报销了4辆战车。这些战车中炮之后就都不动了,没有爆炸,也没有燃烧。4 辆战车本来护卫着一具战斗机甲,此刻战车瘫痪,机甲立刻失去了掩护。

楚君归一个纵跃就到了那具机甲面前,平举长刀,刀锋对准了机甲两块胸甲间的缝隙。这个动作他已经做了几十遍,每一次刀锋的高度、角度以及蓄力的时间都没有丝毫变化,就像把同一个镜头回放了几十次一样。

这一刀将会插入机甲胸甲的缝隙,洞穿里面的驾驶舱,巨大的刀锋将直接将驾驶员身体切开,而刀锋附加的高频震动会让血肉连同战甲一起爆开,最后刀锋将会穿透驾驶舱后壁,切入机甲的动力单元为止。

破坏动力单元可以保证这具机甲不会在短时间内被修好,这样联邦就算回收了机甲,也只能运回后方维修。

分子刀如计算好的那样刺了出去,楚君归甚至可以想像驾驶员那惊恐且绝望的面孔。然而就在这时,一具筝形合金重盾从天而降,插在那具机甲身前,正好挡住了楚君归的分子刀。

青金色的苍雷从天而降,他把那具已经呆了的机甲拉到身后,说:“单方面的屠杀有什么意思,你的对手是我!”

这里是战场,楚君归一停步,机甲立刻连中数弹,而且更多的战车和机甲都开始在远处瞄准。

楚君归向前一步,突然出现在菲尔面前,合身撞在他的重盾上。通的一声闷响,苍雷只略微后退了半步,就稳稳钉在原地,同时菲尔重剑如天龙出水,跨空而至,横扫楚君归。

楚君归的持刀一压,压住了重剑,然而重剑来势丝毫不缓,楚君归挂臂式机臂分离,弹开,抛下,然后双手持刀,这才压住了重剑。

楚君归在空中就势翻了个跟头,然后突然开启动力,如炮弹般落在地上,此时菲尔的重剑呼啸而来,堪堪在他头顶掠过。

这一下机动出乎菲尔意料,他的重剑本来正好斩在楚君归的驾驶舱位置,结果变成从头顶掠过。

楚君归又如炮弹般弹起,直扑菲尔。然而他刚弹离地面,面前就出现了那面如城墙般的重盾。楚君归收势不及,砰的撞了上去,然后被弹开。

在落地瞬间,楚君归突然加速退了一步,菲尔的重剑又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尖落下。

刹那间的交手,楚君归就连遇两次险境,双方的战斗技艺相差无几,菲尔的机甲格斗水准超乎想象的强大,但是也就和楚君归半斤八两。真正导致战局倾斜的原因是机甲的巨大差距,楚君归驾驶的只是一台普通的制式机甲,与之相比,苍雷的重量是它的2倍,功率超出4倍,防御能力不知强出多少,至少那面超合金重盾就让楚君归的分子刀毫无用武之地。凭借超强功率,苍雷在反应速度上甚至还比楚君归的小机甲快了20%。

双方差距之大,完全可以用代差来形容,按照菲尔的预想,楚君归要么就该撤退,要么就应该想办法绕开自己,去找更弱小的对手。只要楚君归一退,凭借更快的速度和更敏捷的反应,菲尔能牢牢咬住楚君归,直到他撤离战场为止。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楚君归没有退也没有逃,抬手就是一刀。这一刀平平无奇,也就是快点。菲尔只是略微转了转大盾,就将这一刀挡下。

楚君归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又砍了一刀,照样被菲尔轻松挡下。然后楚君归就没有继续进攻,而是绕着菲尔缓缓移动。

菲尔忽然打了个寒战,感觉自己就像被天敌盯上了一样,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战场的气氛似乎也有微妙的变化,4号行星的风好像变得大了一些。

楚君归忽然抬头,望向头顶的风暴云层。直觉告诉他,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看着自己,可是感官和各类传感器汇总的数据表明风暴云层没有任何变化,就和平日一样。试验体是不相信直觉的,他随即就收回目光,专注在对手和这场战斗上。

这个组件还在生成的过程中,原本的进度是62%,随着楚君归砍了两刀,进度就变成了63%。

楚君归横过长刀,伸指弹了一下刀锋,随着一声苍越的刀鸣,近战机甲格斗0.1a的进度变成了63.1%。

菲尔看得也是一呆,终是忍不住,重剑当头斩下。一出剑他就后悔了,这明显是楚君归在诱他出手。

菲尔并不慌张,重盾一转已经护住后背。苍雷的感知是全方位无死角的,从后边砍和前边砍其实都一样,根本没有偷袭一说。挡住楚君归一刀,菲尔重剑后挥,再次斩向楚君归的驾驶舱。

双方这一场就不再是试探,而是开始翻翻滚滚的恶斗!双方动作都是让人眼花缭乱,刹那间不知攻了多少记,也不知防了多少记。攻者或大开大阖,或飘忽变幻,守则稳若泰山,抑或闪避如魅。

菲尔将苍雷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举重若轻,重剑巨盾在他手中轻飘飘的宛若无物,每一击都是重愈山峦,就是两具制式机甲叠在一起,也能一剑劈开。他的防守动作则是简洁高效,大多时重盾一移,就让楚君归无功而返。攻也就罢了,菲尔的守已经有点大巧若拙的味道。

而楚君归则是变幻莫测,攻势如狂风骤雨,从各个方向泼向苍雷。分子刀每一秒钟都不知道要和菲尔的剑盾碰撞多少记。菲尔的防守本来毫无破绽,可是被楚君归攻着攻着,有时竟生生被打出了一个破绽。

可惜楚君归的机甲实在太普通,苍雷那一身超合金装甲就是站着让他砍,也不是三刀五刀能够解决的。所以楚君归诸多神鬼莫测的手段,最终只在菲尔身上留下一道斩痕而已。

菲尔渐渐感觉到了压力,楚君归就像一具不知疲倦的机器,似乎永远都不会犯错,永远反应都那么快。

“到此为止了。”楚君归平静地道。此刻进度已经到了100%,机甲格斗组件正式生成!

这一步本身平平无奇,然而众多联邦战车机甲好不容易才抓住楚君归停步的机会,都在瞬间完成了锁定发射的动作。当然,他们瞄准的是楚君归上一刻的位置。于是当楚君归移开后,一团炮弹呼啸着掠过他原本的位置,砸在措不及防的菲尔脸上。

《天阿降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仗剑问仙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