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熬夜看完了《雪中悍刀行》的所有番外,从第一章到第十几章,只觉得为徐凤年开心,半生悲苦总算得了大自在,直到江斧丁出现,似乎这个世界都会与徐凤年为敌,虽然我没有看明白到底这个局缺的到底是什么,但我总觉得谁都生而不易,数年征战,终于天下太平,何苦又去撩拨这昔日的北凉王,难道就是打定了他不会一把翻了这个初定的天下而肆无忌惮?

这也就罢了,最让我难过的还是东越剑池的处境,何尝不是北凉铁骑的写照,柴青山死在北境的战场上,这位老人不过临死一句真心话就要劳动离阳朝廷上下打压,恨不能灭了剑池,我不知道赵筹怎样想的,只是莫名让我想到《择天记》里面“天凉了,让王家破产吧”自此百年大族家破人亡如瓦砾不堪一击。战功赫赫的北凉边军,抛头颅洒热血,却叫两辽边军来吃现成,清凉山听潮阁也成了不能回的家。

许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豁达心境,才能成就第一人吧。我不是他,也做不来他那样的人,若我有一把刀,必要斩尽天下恶人,叫人知道,何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只要徐不死,皇帝就不安,别忘记雪中最后徐是能杀赵的,还说了在江湖上看着他,谁愿意背后顶把刀啊。皇帝不说,但做臣子的如宋,袁揣摩上意,哪个不想往上走,甚至做到封王的地步?如果真杀了徐凤年,皇帝就算嘴上不说,但心里的刺拨了,这功劳之大足以让自己富贵至极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