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尘少,你……你这是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金屋藏娇了啊。”魔卡拉张大嘴吧,下巴都快要掉了。

“我没看错吧?这是,飘渺宫的慕容冰云?尘少,你这是母女通吃啊?”骷髅舵主也瞪着双眼,一脸懵逼,眼神中满是佩服。

魔卡拉也竖着拇指,目瞪口呆道:“尘少就是尘少,这是什么时候把慕容冰云藏到乾坤造化玉碟中的?难道是在进入岁月长河之前?没听说啊?还有主母她们难道不生气么?”

“生什么气?”骷髅舵主不屑的看着魔卡拉,“在主人面前,主母她们能说什么?而且说不定是主人能力太强,主母她们几个伺候不了,都同意的呢。”

骷髅舵主和魔卡拉都赞叹道,内心是无尽的佩服。秦尘一头黑线,这两个家伙也太不靠谱了啊,都什么跟什么啊。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慕容冰云听了之后脸都绿了,这是把自己说成了秦尘的禁脔了。“谁金屋藏娇了?就秦尘那无耻下流的家伙,卑劣无比,我会看得上他?”慕容冰云怒道。

“啥?不是金屋藏娇啊?那这是什么?”骷髅舵主和魔卡拉傻眼了,突然间恍然大悟:“我明白了,这是尘少在教训仇人之女呢,嗯,普通的手段不够狠厉,用这种囚禁捆绑的手段,将她蹂躏致死。”

骷髅舵主和魔卡拉一脸奸笑道。将仇人之女困在自己的小世界,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嘿嘿,还会尘少会玩啊,牛逼。】

姬无雪也调侃主角【姬无雪摆摆手,却是一把楼主了秦尘,嘿嘿笑道:“你小子可以啊,上官曦儿害了你,你却把别人的女儿收到自己的麾下,啧啧,会玩,嘿嘿,有 想法。” 场上气氛瞬间尴尬起来。众人眼观鼻,鼻观心,都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秦尘额头冒出冷汗,无语道:“你胡说什么呢,慕容冰云已经洗心革面,当初在天武大陆的时候,为了抵挡天界强者和异魔族,也奉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不然你以为我会留她到现在?早就一巴掌拍死了,更何况慕容冰云现在只是在我尘谛阁做事而已,我和她也没有其他关系。”

“嘿嘿,不用解释,我懂,男人嘛,啧啧,秦尘啊,我现在真是佩服你了,会玩。”姬无雪竖起大拇指,嘿嘿笑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