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职业足球的体教结合之路不好走

0

“同学们已经尽力了,他们需要的是鼓励和支持。”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李和章说,“我们在中甲已经打了4个赛季,我觉得这样的成绩可以令人满意,现在讨论我们本赛季的结果还太早,联赛不打到最后一刻,我们不会放弃。”

事实上这场比赛北理工是竭尽全力想在主场战胜延边队,哪怕和对手打平争取1分。延边队目前距离4强只有一步之遥,虽然他们本赛季的客场比赛只赢了一场,但他们今天没有给北理工机会。卢杜拉和雷比两个黑人外援在攻防两端让学生军皆处下风,一名北理工替补球员苦笑着告诉记者:“中甲球队一般前后场都有黑人外援,我们只能尽力跟人家拼。我们已经习惯了。”

“延边队这两名外援,每人年薪得有10万美元吧?”金志扬在赛后本不愿再强调学生军的困难,但聊起北理工在“体教结合”这条路上的艰难探索,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如果这俩外援在我们队,我们也不愁保级。我们队是拿4个留学生当外援,学校总共花费不到10万美元,更别说跟大牌俱乐部比,郑智一个人的年薪就有500万元。所以我们目标保级很正常,如果我们要是在中甲能排进中游,那才是对中国职业足球最大的‘侮辱’。”

北理工在今年中甲联赛中已经打了19轮比赛,只赢过两场,输掉11场。这并非是教练和队员不努力,而是他们与其他俱乐部在实力方面的差距,在这个赛季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前几个赛季,每年都有不正经踢球的,比如说打假球的、买球卖球的,只要我们认真踢好自己的比赛,最后还都能保级。本赛季大部分球队都在整风,再想‘浑水摸鱼’就难了。”北理工领队刘启孝分析说,“困难都在这里摆着,我们后面还有5场比赛,我们要想保级,最少也得赢下两场。”

按照中甲赛程,目前北理工的两个主要保级对手浦东中邦和南京有有实际上都只踢了18轮比赛,两队均比北理工少赛一轮积分却多出1分。南京有有虽然饱受俱乐部欠薪之扰,但近两轮成绩尚可。据记者了解,球员担心降级后俱乐部会“名正言顺地欠薪”,因此,为讨薪考虑,剩下的比赛他们绝不会怠慢。

这样看来,北理工保级前景并不会因为球队方面的信心而出现光明,一旦北理工不幸降级,是否意味着学生军所坚持的“体教结合”之路出了差错?

“‘体教结合’这条路绝对没有错,但在目前中国足球的大环境下确实举步维艰。这是一条要走十年八年才能初见成效的路,我们刚走了4年,后面是什么样还不知道。”金志扬显然不止一次考虑过北理工职业联赛之路的未来,在他看来,三点几乎是先天性的巨大障碍,让北理工“体教结合”之路,在经历了4个赛季之后,第一次遭遇到真正的“赛点”,“第一,我们缺乏经济基础,第二,我们缺乏政策支持,第三,我们缺乏社会关注。而且我们太孤独了,没有其他的学校和我们并肩作战。”

北理工曾乐观地盘算过,假如有10所北理工这样的大学,那么中国足球的环境和现在相比就会有很大改观,但遗憾的是,在“体教结合”这条路上,北理工的伙伴不多。

“这条路真的很难走,我说过,其实北理工足球队代表的不是北理工,而是中国足球最缺乏的校园足球,这才是我们拼命要留在职业联赛中的目的。如果我们倒了,就很难再有话语权,这条路可能就被堵死了。”金志扬说,“我们保级不保级不牵扯任何经济利益,大家本来就是学生,留在中甲和降到乙级没有区别,但保不住中甲的话,我们还是会很痛心,我不愿看到我们的探索到最后是这样的结果。”

中国足协目前已经启动4000万元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校园足球,并且要求地方足协联手教育部门着手建立校级联赛。1名资深足球人虽然用“撒胡椒面”来比喻4000万元的杯水车薪,但他同时表示,足球的发展绝对不是体育部门可以独立承担的责任,“中国足协又开始派一批小孩出国训练了,这有可能会在三五年后培养出一两个国家队队员,但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学校足球才是中国足球的根本,因为只有先打基础再拔尖才是正道”。

不过,即便面临积分垫底的窘境,北理工操场看台上的主队球迷,从来没有喊过诸如“主教练下课”之类的口号。在他们眼里,北理工输球不输人,“场上都是我们的同学,和我们一起上课上自习,所以不管输赢我们都会支持他们。”今年读大四的北理工球迷小李说,“就算最后降级也没办法,我想同学们还是会支持他们的。不过我觉得,他们是中国职业足球圈里最不该降级的球队。”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